维护信仰 十三岁被绑架 十六岁遭劳教

长春法轮功学员孙肖雨遭迫害的经历
 
Print

【圆明网】孙肖雨,男,一九八六年出生,十二岁时开始跟随母亲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在家帮助母亲照顾古稀之年的姥爷。姥爷脑血栓,生活不能完全自理,他们祖孙三人修炼法轮功生活得很快乐,姥爷过去的脑血栓也好多了,生活上也能自理了。

十三岁被绑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进行残酷迫害,孙肖雨和妈妈于二零零零年三月进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鸣冤,两人没有说上话,被警察抓了回来。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五日,孙肖雨放学回到家,见姥爷一个人呆呆的在家里坐着,知道妈妈被警察带走了。从那天起,他承担起照看姥爷的责任。妈妈被警察带走时,那年孙肖雨十四岁,姥爷七十五岁,是脑血栓病,不但要照顾姥爷还要到劳教所看妈妈。妈妈于年底回到家中,没有放弃她的信仰。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九台区营城派出所所长刘树生带十多个警察和社区人,到孙肖雨家把大门踹坏,又来抓他妈妈,他上前制止,上来三个警察残忍的毒打他,家里来的客人(二十多岁的姐姐)也被打的鲜血直流,古稀之年的姥爷也被警察推倒在地上,接着强行把他的妈妈带走了。

十六岁的他遭受酷刑、非法劳教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三日下午三点多,三十多警察闯进孙肖雨的家,把每一个角落都翻遍了,大法书和真相物品,在院里堆了一堆,他们用小卡车都给拉走了。

警察给十六岁的孙肖雨戴上手铐,押上警车,绑架到营城派出所,警察让他跪在地上,打他嘴巴子,有一个叫李玉忠(音)的警察,还用钥匙用力抽他的头,然后开始追问家里的书是哪里来的,边问边打骂。

七点多,他又被带上警车送往营城分局,这次给他头上套上了黑色塑料袋,喘不上气来,他说难受、想吐,警察不理会。派出所和分局路很近,到了分局这次把他的手和脚分别用四个手铐铐在上下铺的铁管子上,成“大”字形,警察继续打他嘴巴子,逼问家里大法书的来源还有真相资料的来源。在这期间因为停电,整个楼全黑,好几个警察用那种强光电筒烤着他的脸和眼睛,他感到头昏目眩。还有人给他买了一些吃的,可是一直到第二天八点他一口东西也没吃到。

晚上十点多,警察说让他睡觉,他以为自己躺下休息,但却是让他坐在椅子上,姿势就是坐着,两只手被手铐吊着,脚被手铐铐在椅子上,就这样过了一晚,躺也躺不下,坐也坐不直。脚被手铐铐着不着地,吃不上力。

第二天的早上八点,被警察继续头戴塑料袋,押往九台拘留所。天很热,他们居然把塑料袋套在他脖子上后,打了个结,使他更是喘不过气来,几乎要吐在塑料袋里了。后来下车的时候都已经吐黄水了,人抖作一团,站立行走都吃力,说话也发抖,警察让缓了一会,便开始对他刑讯逼供,暴力取证,警察把他的两手交叉(夹)在背后铐着;一只手是从腰到背,另一只手是从脖子到背,把两手用铐子铐上,按住后背,反方向拉手铐,当时感觉手臂都快断了,这样的被折磨下,不得不说,书都是妈妈买的,条幅是自己和妈妈贴的,一直说到他们满意时,停止了对他手臂的压拉与酷刑。

逼供完,二十四日星期四下午,被送到九台看守所,关进小号,强行让他背监规、坐板凳。在这期间不让他大姨探视他,因为没有家里给的生活用品,在看守所的条件特别差,他身上大约长满了疥疮,苦不堪言,至今身上还有疤痕。五月二十四日到八月二十三日,九十天,就一直被关押。

八月二十三日,警察叫孙肖雨的名字,大家都以为这个孩子被放了。可事实是,十六岁的孙肖雨却被劫持到九台区饮马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半。二零零三年十月二日,他从劳教所出来时,体重才八十斤。因为妈妈还被非法关押,出狱的孙肖雨无家可归。

至今没有安身之处

十六岁,本应该在学校接受教育,却因坚持做好人被非法劳教;十六岁,还是个孩子,就这样被毁了他温暖的家,致使他至今没有安身之处。

他遭受的迫害和酷刑,只是众多法轮功学员当中的一例,在中共的邪恶体制下这样的示例还在发生着,但是天理昭昭终有报,善恶到头终有时,中共体制下的追随者即将面临天理报应与人间法律的制裁。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