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同修中向内找 实修自己

Print

【圆明网】去年五月我地许多同修连续遭到绑架。我不是协调人,以往营救同修的事也不太参与。此次被绑架的同修是平时配合较多的同修,而且事情来的突然,被绑架当时的情况传出了许多版本,旧势力也摆出了许多假相,很大范围的同修都产生了波动,给周围的同修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我觉的此次参与营救同修是没有选择了,才跟着同修的家属往前走。因此过程中暴露出了许多人心以及在内心隐藏很深的党文化流毒,感谢师父的苦心安排,才得以认清那些不纯净的因素、解体它、修去它。

营救中修去隐藏的私

同修被绑架,能做到的首先就是发正念,我们当地同修经过交流,大家感到应该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解体邪恶有预谋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对救人的干扰,不让旧势力裹挟着公检法的人员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

考虑到晚上一至二点是不容易坚持的时间,我就主动选择了这个时间段,自己还觉的勇于承担困难,心性比较到位。白天跟家属到派出所、公安分局、拘留所、看守所各处寻找同修被非法关押的地方,四处碰壁。晚上发正念感觉是死死的用人劲在与邪恶较量,学法也跟不上,一连几天下来,感觉累的不行,支撑不住了。

我想这种状态不对啊,怎么看不到法的力量呢,完全为他的生命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啊,差在哪儿呢?仔细向内找,问自己为什么营救该同修比别人更用心?是因为平时配合的多,進出的也多,潜在的是帮助同修尽快解体这场迫害,自己也不能被波及。

再看自己发正念时虽然是解体邪恶的一切因素,潜在的意识中有承认迫害,怕邪恶给同修酷刑,怕同修承受不住,对整体造成更大的损失。好象是为了整体,潜藏着还是有为自己的私心。因此,是用“人”心,发出的都是“私”念,那怎么能体现出法的力量呢?用人的办法能撑几天呢?

与同修交流,曝光它,同时,也意识到还有不信师,不信法的观念。为什么同修被绑架一定会被酷刑呢,怎么想不到一切师父做主,只要我们做事在法上,师父不允许迫害呢。

找到了问题,调整了发正念的基点,不再限定为该同修发正念,包括全市以致全省的同修,心放宽了,容量也加大了。

摆正基点,真心救人

连续多日的各处奔走中,邪恶耍尽花招,目地就是阻止律师会见,拖延时间。我们到区检察院控告区公安局办案人员违法,陪同家属進入检察院信访控申室,就强烈“建议”被绑架同修的妈妈讲真相,出于情或者其它原因,老同修说,我发正念。我急切的带着指责的语气说,外面一车同修在发正念,你的责任是讲真相!老同修被指责的很难受,出来就急了。我还振振有词的“劝导”老同修,说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要站稳基点等等,还觉的自己堂堂正正在法上。老同修很不认可,说我强压人。我被深深刺痛了,感觉很委屈。

回家向内找,是啊,我为什么不能站在同修的角度,理解同修的承受,为什么要强迫人,修炼是发自内心的不是强迫提高的。最主要的是自己也是作为被绑架同修家属的身份進入的,我为什么把自己抛在救人之外,为什么逼着老同修讲真相,自己为什么不能讲?自己怎么修的,只会指手画脚,一套套的用法要求别人,自己实修体现在哪里?真是修的太差劲了!

认识到这些,我明白了这些天四处碰壁的原因所在了。我们只是嘴上说以救人为基点,可是实际上没有真的讲了真相;同时还有隐藏着不触动邪恶,让同修快回来的心,也还有怕心等。我想,我能切切实实的做什么呢?我以家属的名义写真相信吧。

可能是向内找到位了,真心救人的心对了,在师父加持下,给相关部门的信一气呵成,发给同修让帮助改改,同修说又快又好,很打动人。修改打印完已经是凌晨了,发正念感觉被能量包围着,第二天带着信继续去各部门,感觉到心轻松了,没有了无奈和累的感觉。

铲除党文化的流毒

营救同修过程中,参与的同修都不同程度的暴露出了许多党文化的因素。如以前聘请过律师的同修在与此次聘请的律师沟通情况中,忽视了被绑架同修父母(父亲未修炼法轮功)的感受;强迫律师按照我们的思路做;控告书只让其父母签字而没有主动把控告内容让家人知道;看到家属同修要用给钱找熟人的办法会见同修的做法不符合法,不是平和的交流而是强烈的指责等等;命令、要求、指责、坚持自我、强势,这些邪党文化都在营救同修中集中表现出来,造成了参与配合同修的间隔、与家属的间隔,大家及时交流,及时向内找,及时曝光、解体它们。

回首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存在了许多不足,但真的是实打实的顶着压力向前走的过程中,在师尊洪大慈悲与看护下,修去了不足,提高了很多。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