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对错、修自己

Print

【圆明网】我和先生都是修炼近十九年的老弟子,去年离开大陆来到美国。换了个生活和修炼环境,结识了不少同修,在比学比修的同时也难免会产生摩擦。比如最近就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
有一位A同修是在美国长大的华人博士,得法不到两年,在常人中有地位,也比较强势。她偶尔会到我家里来做客。我们在美国安置的家比较小,陈设非常简单。其实我们不是没有钱购置物品,而是更习惯于简单清净的生活。A 同修见状,就开始把她家里多余的物品送给我。我们曾和她交流,作为修炼人不能随便收别人的东西,可她依旧我行我素,也一再被我们拒绝,直到最近,早上炼功时她拉了一把大躺椅要给我,我再次拒绝,她当时脸色就不好看了。我也在心里抱怨:这样反反复复真是麻烦。

傍晚想起这件事,我觉的还是应该从法上再和她交流一下,就把师父在《美国东部法会讲法》中学员提出的相关问题找出来,以短信的形式写给她,提醒她去认真读一下师父的回答。顺便还指出了她的另外一个问题:不要再随便摘花,摘花也是杀生(那几天A同修每天早上炼功时都会摘一大把白兰花分给其他同修)。A回短信说谢谢。本以为事情到此为止了。

几天后,其他同修告诉我:A同修看到我的短信后非常愤怒,把短信拿给其他多位同修看,言辞激烈,而且扬言要给本地佛学会负责人发邮件讨说法。我当时有点懵,激动的说:她有想法可以当面和我交流,为什么要在背后这样做?还要找佛学会负责人,尽管去找好了!我和她交流的是师父的讲法,也是好心帮她在这些问题上提高上来,也没说什么过激的话。而且其他同修读了短信后也都告诉她我没有恶意,只是和她交流,等等。各种不平衡的人心,在那一瞬间都爆发出来了,全然忘记了对方只是一个新学员。

回到家静下来,修炼人的本能告诉我:过关的时候到了。我翻开了白天刚刚学过的师父的讲法:“很多神在我耳边讲:你们大法弟子不能被说,一说就炸,说也不能说怎么行,不能被人说怎么修,这叫什么修炼人,等等等等。”“你们从现在开始也是这样,不管你对和不对,这个问题对一个修炼人来讲根本就不重要。不要争来争去的,不要强调谁对谁错的。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著才重要。”[1]

我明白了,是长期以来我那颗不能被人说的人心被触动了,所以才会激动、忿忿不平。先生前阵子老提醒我,不能被人说,一说就炸。我知道自己有这个问题,但一直也没认真对待。这是典型的明知故犯,法也没少学,法理也清楚,就是不肯去实修自己。这是同修给我提供的提高心性的机会,我应该感谢同修才对。

可换个角度想,为什么这个矛盾会出现呢?为什么在我多次拒绝A同修并和她交流后,她还一再坚持送东西给我呢?由此回想起刚来美国时发生的另一件事:一位老年L同修经常送旧衣物给其他同修,都送成习惯了,但当她送牛仔裤、电火锅给我们时却被拒绝,我们也告诉她,不希望在同修之间有这种物质上的往来。她很受伤害,打电话给另一同修抱怨了许久,觉的我们看不起她。我知道后就想:我怎么觉的被看不起的那个人是我?我记忆中何曾穿过别人的旧衣服?我自己的旧衣服都处理不完。我送旧衣物给别人时,都要小心翼翼的问一下人家是否需要,以免伤了人家的自尊……

回忆至此,豁然开朗。我看到了自己的一个大问题,也是近期偶尔会让我消沉、甚至于有些许失落的人心,那就是,自尊心、虚荣心、事业心、求名心,傲慢,乱七八糟搅在一起形成的很难准确描述的那种复杂的人心。

来美国前,我和先生同在大陆的大企业供职多年,迫害开始前收入就很高;后来虽然因为被迫害遭受了巨额的经济损失,但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工资不高却还算稳定。因为我的工作性质,别人多是有求于我,搞技术的领导们见了我都比较客气,年轻人就更不用说了,多数对我都比较尊重、甚至是毕恭毕敬。当然这也有正的因素在里边,就是修炼人在常人社会中表现出来的很高的道德水准、善良正直、以及从修炼中得到的智慧在专业工作能力上的体现,会得到常人的尊重与敬佩,同时也为讲真相救人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但另一面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时间长了,也必定会滋养上述的种种人心,更何况我从小就是在赞扬声中长大的,自尊心和虚荣心原本就已经很强。我也认识到了这些,也努力去修过,但一直没有去干净。

来美国后我们经济上虽不宽裕,但也衣食无忧。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我竟然有那么一点点留恋以前的工作了。确切的说,不是留恋工作本身,而是开始怀念在工作过程中的那种感觉,那种高高在上、被人捧着、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的感觉。我甚至于偶尔会感到失落。当然我非常清楚,我现在是用自己绝大部份时间和精力在做好三件事,这是我曾经多么渴望的生活方式。但人心没修掉,终归还是要表现出来。

在这样的心态下,同修送我穿的用的,说实话我内心有些难过,甚至于反感。我对同修的拒绝,其实不仅仅是基于作为修炼人、不能伸手拿别人东西的这个理。当然不拿别人的东西本身是正确的,在表面做法上是符合法理对修炼人的要求的。但抛开表面的对与错,审视一下自己这颗心呢?以前在工作中,也会有人送礼给我、或请我到高档餐厅吃饭,我都以大法弟子的身份拒绝、并抓住时机讲真相,自以为做的挺好。但现在想想,那是别人有求于我,我虽然物质上没有收礼,但精神上却是收下了、甚至于享受着别人的那份恭维。来到美国,在人中的境遇完全反过来了,一下子失去了那个可以让我享受名与利的环境,我成了别人同情与帮助的对像,同修的好意被我的人心解读成怜悯,送我东西时触动的是我的虚荣与自尊,这才是矛盾产生的最根本原因。同修一再送东西给我,就是要刺激到我能够看到自己的问题为止。包括前面提到的不能被人说的人心,其根源,也是同样的人心被触及到了,所以才不愿让人说,因为,多少年来,除了偶尔会被自家先生说,在外面和单位几乎不会被别人说。

能否真正从内心放下二十多年的常人工作中所积累下的那种求名和虚荣之心,于我而言,是从人中真正走出来的重要的一步。不陷在表面上谁对谁错的思维中去纠缠,不用师父的讲法去掩盖自己的执着、才不会错失这次提高的好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这篇文章刚写了个开头时,因为有件事情没有沟通好,A同修打电话过来厉声厉色的将我呵斥了一通,完全是我极少经历过的那种命令和指责的口气,但放下电话后,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我。我竟然没有动心,没有感觉到一丝丝的委屈、生气、失落、不平,一切都是那么平淡,平淡到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知道,是师尊在帮我把那些不好的东西往下拿。感谢同修一次次帮助我提高心性。更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