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后“白领”有幸得遇大法

Print

【圆明网】我是一名八零后,现在在机关直属单位工作。小时候天资聪颖,显现出过人的天赋,因此从小到大积累起来优越感,非常自以为是,加上社会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我也沾染了诸多不良习气,没有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修炼前,名、利、情、得与失,我都看得很重,失去一点痛苦的不行,在欲海中苦苦挣扎、沉沦,我不知道人究竟为什么而活?
二零零八年,一位朋友和我谈起了法轮功,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关于法轮功的正面声音。但由于受中共谎言的毒害以及多年来的无神论导向的教育,使我对法轮功丝毫没有好感。后来在这位朋友的推荐下,我抱着“看看都写了些什么”的心态读了《转法轮》。随后又把李洪志先生的四十几本著作全部看了一遍。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对于我这个博览群书的人来说,这些书竟然使我如此震撼!我脑海中渐渐升起一种感觉:此人绝非一般,只有神才能写出这些博大精深的法理。二十几年来所有困惑我的种种问题,我在这些书中都一一找到了答案。可以这么说,在此之前我是蒙着眼睛活着的,此后完全不同了,犹如摘掉眼罩,在光明中重生一般,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我决定修炼法轮大法!

不为利益所动

修炼一开始,首先过的第一关就是去利益之心。作为一名修炼者,我知道利益心一定要去。我所从事的工作有一定的权限,修炼前,一些灰色收入是经常有的。那时,最多时候我所管理的下级单位大大小小有十七家之多,逢年过节他们都会送些现金或是购物卡。对于一个不修炼的常人来说,这种诱惑的确是巨大的。从法中我明白“不失者不得”[1]的道理,同时既然作为一名实修者,那么必然会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行事,不应为利益所动。

于是凡当面送礼的我都婉言拒绝;趁我不在放在办公室抽屉里的,我也会找机会退还他们。当然我都会给他们讲清楚我不能接受的原因。他们明白后自然也就高兴的拿回去了。

也有特殊情况:一次一个小伙子在给我送资料的时候,夹進了一张购物卡,我发现后把他叫到一个会议室,告诉他我是修法轮大法的,要按照“真、善、忍”做事,做一个好人,这卡我不能要。他说就是一点心意,没有别的意思,感谢我对他的照顾。我说,我们都是为了工作,要说照顾谈不上,我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也请你谅解。你的心意我领,但卡还是不能要的,你还是拿回去吧……反反复复,我们谈了二十多分钟,小伙子最后说,这卡我必须得给你,要不我们领导会说我怎么连这点事都办不成?我说你可以把我的情况和你们领导讲,他说我会讲的,但这卡你还必须收下,不然我没法交待。

我一想两人都这么坚持着也不是事儿,我说这样吧,卡我收下把它送给需要帮助的人,也算你做了一件好事,积功德。他一听马上说:“就按你说的这个方法办吧!”我说,那我谢谢你的善心,并双手合十对他表示感谢。

事后,我把这张卡给了一个受迫害大法弟子的母亲——她的女儿和女婿都因修大法被中共关進了监狱,这位母亲受了不少苦,日子过得很艰难,我把卡给了她让她过年买点年货。

这些年中,我拒收和退回去的现金和购物卡太多了。有一次,一个单位的小领导给我送购物卡,我对他说了我的信仰以及为什么不能收,他听后竖起大拇指说:“你让我很感动!”

还有一次,一位中年老板把我约出来给了我一个信封,并且还准备了好几个海鲜礼盒。这个人,我是帮过他两次。在我们这个行业这种帮忙是有收费标准的,收费属于正常,从某种意义上说,我算他的上级,仅凭这一点,常人肯定是要给我送礼的。我对他说:“我是修‘真、善、忍’的,这钱和礼盒我都不能收。我之所以帮你,可不是为了要你的钱,而是那时你实在是没有办法,实在找不到人的情况下我才帮你做的。我如果为难你,我就是不善。真、善、忍,我们讲修善嘛。再说,你们干点活也不容易,方方面面都要打点,已经够难的了,我怎么能收你的钱。”讲到最后,他终于不再坚持给我送礼了,因为他明白了我的心意,并不断的谢谢我。我说你不用谢我,你要感谢我就记住法轮大法好吧。

像这种事情太多了,在如今这样一个金钱至上、物欲横流的社会,也只有大法修炼者才能真正做到这一点。

做好人

我所在单位年轻人居多,多数都是走后门進来的,由于现在社会风气严重败坏,年轻人一点没有受过教育的样子,没有一点涵养,上班就是上网、看电视剧,一张嘴就是脏话,不堪入耳,有的甚至还往微信群里发黄色视频。作为一个不修炼的常人,他们觉的这些太正常了。大法修炼者是要洁身自好的。我给自己做出规定:上班时间不上网,工作时间之外只看书学法,群里的黄色视频我从来不点开看,听到同事围一起说不好的话,我从不插嘴,当作没听见。

单位的食堂是自助式的,打饭时大家都多打,有的索性用塑料袋子装,晚上带回家。水果也是,原则上是限量的,每人一个,但因为没人管,大家也是多拿,有时候拿多了办公桌上能摆一大堆。

我所在的办公室里有八个人。 八个人按顺序轮流值日清理办公室。这种事本来就是靠自觉,可是绝大部份人装不知道,因为都怕得罪人,没人去提醒今天是该谁值日了,有人一次次滑过去,到下个人时,也装作“忘记”了,再滑过去,部门领导强调过几次,始终不见效。

修炼后随着心性不断提高,知道修炼无小事,在值日这类小事上也不能含糊。你和大家一样,你不就是个常人嘛,要不怎么体现出你是个修炼人,是个超出常人的人呢?意识到这点,吃饭时我都是吃多少打多少,有时候同事劝我多打点,拿袋子装起来下午吃,我一般就笑笑或说几句对方能接受的话。水果一次只拿一个,从不多拿,有时候别人拿多了到我这儿没有了,我也不当回事。轮到我值日那天,我就特意早来,把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从来没糊弄过。

有个下级单位,负责和我业务往来的是一位男青年,此人不仅业务不行,而且粗心大意,工作中经常出错,报上来的资料让他返工是常事,为此给我增加了许多工作量。我部门领导多次提出让我把这个人换掉,但是每次我都说,年轻人不好找工作,再给他一次机会,我再指导指导他,相信很快会改变现状的。一天,我把这位男青年约过来,用平静的语气对他说:“你工作做得怎样你自己也看到了,我希望你以后能认真一些,有不明白的可以问我,当面问、打电话问都可以,但是不能糊弄事儿。我们领导多次想把你换掉,都被我压下来,是因为我觉的现在找份工作不容易,所以我理解你,希望你也能理解我。”他听完不断的感谢我,并表示今后一定会努力。其实说来,也许感到很稀松平常,但在我们这样的单位,用这样一种沟通方式,这样一种语气和态度对待一个下级单位的工作人员,可以说还没有先例。

后来,他工作多少比之前强一些,但毕竟水平有限,还是会经常出错。每次我都尽量表现得平和,不训斥他,耐心的让他修改,为他展现大法修炼者善的那一面。从头到尾我都没想过要换掉他,因为我不忍心让他重新去找工作,尽管我多付出了一点,我却真心的想把机会留给他。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就是要这样看问题,多为别人着想,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宽容他们的过失。

有一次他开车接我去看一个现场,在车上他对我说,我是他认识的人中最好的一个人,并且他们公司所有和我接触过的人对我印象都非常好。那天我给他讲了大法真相,他明白后选择了“三退”。自那以后他得了福报:一年后,结婚、生子,媳妇漂亮还会做饭,开启了幸福的生活(之前总是失恋被甩)。

还有一个下级单位,因为和我单位上层关系搞的好,平时没把我放在眼里,别的下级单位都送礼,他们家不但不送,还因为一次误会而认为我为难他们就把我告到领导那里去了。这事儿要换成其他同事,以后他们就有“好日子”过了。但我是修炼人,没有那么做。那件事情解决之后,我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像对待其它下级单位一样对待他们,从我的语气、态度中完全看不出对他们两样。渐渐的,他们完全改变了对我的看法,言语中满是尊敬,对我十分客气。

生活中处处修自己

修炼前我是个蛮严肃的人,不苟言笑,说话咄咄逼人,和人说话通常是我说“上句”,而且表达欲望强。更致命的是,不让人说,一说就炸,特别“自我”的一个人。修炼后,我意识到这些都是党文化的表现,是自私、不善的。一个修炼有素的人,通常都很谦和、忍让,既能听对方的倾诉又能接受别人的批评,始终保持着平和的心态。

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后,就开始在这方面下功夫。平时待人接物,尽量面带微笑,说话尽量放慢语速,多听对方说而不是自己滔滔不绝。面对突然的指责和抱怨,不再像原来那样,“腾”的一下就火了,而是先让自己心态放平和,然后适当作出说明和解释,不陷入此事的谁对谁错之中。

一次,我的一位亲人为了一点小事和我争吵,当时我说了她几句,认为她没事找事(事情并不怪我),没想到她不依不饶,到最后居然还骂我。我当时很生气,但马上意识到这是冲着我“不让人说”[2]的心来的。修炼人不是应该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3]吗?我怎么还动气呢,不能忍、不让说的心什么时候能修去?心性何时能提高上来?

想到这,我一句话都没说,静静的坐在床上。后来她也不说话了,再后来她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份,就主动找我说话。那一晚炼静功,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越坐越想坐、越坐越舒服的美妙感觉,体会到师父法中所讲的“心性多高,功多高”[1]。

不仅如此,行为上也处处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如买东西时多找的钱或多给的东西,一定如数送回;出入公共场合开关门时,主动为后面的人撑住门而不是自顾自的扬长而去。一次一位法轮大法的同修捡到一个U盘,经我们共同努力根据U盘里的信息辗转找到失主。失主感动地买来水果表示感谢。

还有一次,我们楼层新搬来一位租客,是一位六十五岁的妇女。此人属于那种“自来熟”的人,刚来就管我借手机充电器,这次又敲门问交水电费的事情。我当时着急去办事,就说等晚上我再和你说吧,简单应付几句就走了。其实我当时有点不耐烦,但马上意识到,这种心态不对呀,一点都不善,于是在心里说:师父我错了!我得把没做好的补上。

到了晚上,我去她家找她,她开门一看是我觉的很惊讶,我说明来意后她说你可真认真啊!我说,答应你的事我得做到啊!于是向她详细讲了交水电费的地点,同时帮她看缴费记录并分析是否欠费,最后还与她聊了几句家常。我离开时她说:“你可真是个好人啊!”我说应该的,有需求随时找我。

一次下班去菜市场,我给一个卖菜的一百元,他找了我九十六元,我没仔细看,揣钱包里就走了。回家整理钱包,发现其中一张二十元是假币,我想到是那个卖菜的找给我的钱。我没有去找他,不是怕他不承认,而是想到凡事没有偶然的事儿,肯定是冲我哪个心来的。我收到的是假币,肯定是言行中有不符合“真”的地方,仔细一想,有次提起请一个朋友吃饭,虽然当时只是随口一说,过后并没当回事,但是说出来的话就应该兑现啊,否则就不说。提醒自己一定得找个机会把这顿饭补上。

此外,人与人之间没有无故的冤缘,有些事情是很复杂的,也许哪一世我欠过这人什么,这一生通过这个方式偿还了,那么岂不是一件好事嘛。于是我平静的把二十元假币撕碎,扔進厕所里冲掉了。从头到尾内心没有一点的波澜,反而觉的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的心态很正而高兴。

当然,作为大法弟子,孝敬父母、尊老爱幼都得做好。这方面的事就不说了。

回首修炼之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以至更好的人”这一准则早已深入我心,生活上、工作中时时处处无不用这一标准要求自己。当然,偶尔也有做不好的时候,但事后都会正视自己的错误,及时修正,争取下次做的更好。

有时候也有不理解我的人,说我傻。是的,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也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层次中才能有着不同的体悟,也只有修炼的人在层次提高,境界升华时才能感受到他的美妙与超常。

千言万语,无法报答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之恩以及修炼路上对我的保护。弟子无以回报,唯有精進实修,珍惜每一次提高的机会,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把大法修炼者真诚、善良、忍让的精神风貌与良好素养展现给身边所有的人以至更多的人!

谢谢师父!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