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一条自己的助师正法路

Print

【圆明网】师尊在不同时期的多次讲法中都提到,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每个大法弟子都要走一条自己的修炼之路。师尊开示:“修炼中我是叫每个大法弟子都独自走好自己的路,建立各自的威德,使自己真正走向圆满,成为一个主掌各自天地的王。”[1]
长期以来,我一直对如何走自己的路,和具体哪一条路才是属于自己修炼的路感到困惑、不能有清晰的理解,存在很深层的对法的认识不足。下面结合这一年以来,对法的理解与我们项目小组的修炼交流体会,谈一谈如何用正念走出一条自己的修炼之路。

大法弟子被迫害之后,我和许多同修一样经历了各种魔难,好象也付出了很多。但我总感到内心不踏实,总觉的自己应该有一条能更好的发挥自己特长的路。然而,由于对大法的认识不足,好象有某种力量抑制住了真正的自己,使自己不能更好的助师正法,走过不少不必要的弯路。

在修炼前和修炼之后,我一直从事项目策划、规划相关的工作,就一个项目的前期策划和后期的操作执行能独当一面的完成,并拥有较强的专业能力。有一个想法是,我想把自己的这种能力充分运用到证实法的三件事上面去,但实际情况是,往往力不从心,在探讨这个问题时,许多同修也有同感。交流中,有大部份同修认为,不要太追求人的技能,只要去做三件事,一切都在其中了。这一认识影响了我好多年,我也看到大部份同修也是这样的状态,对如何走出一条自己的路这个问题没有深究,觉的一切都是顺其自然就好。于是,我的表现是,只要是三件事,我都参与,比如打真相电话、帮同修发正念、利用自己的客户资源讲真相、发传单、邮寄传单、帮助找回放弃修炼或邪悟的同修等等,但是都很随机,表现为今天干这个,明天干那个,后天有其它需要,又跟着同修去干别的事去了。

我甚至看到一些学历很高、人中的能力也很强的同修只是利用空闲时间(上下班)带电话出去打真相电话,但其实他们完全可以承担更多需要较强专业能力的项目的。有一个同修是工程师,在大型国企技术部门任职,对计算机、维修都很在行,但他只是在网络上发布真相资料,对本地同修急需的技术支持基本没有。有几个同修写作能力很强,但他们却在自己的生意上忙得不亦乐乎,基本上处于独自修炼的状态,游离在整体之外,如果当地迫害一线所需的报导、真相文本材料的编写他们能在整体上参与進来,将会对当地的营救和对邪恶的揭露更有效。本地大法的资源没有充分的以一种机制的方式调动起来,在人的表面来看,其本质上是一种间隔所造成的拖延、浪费。

如果修炼的路上有参照的话,那么关于充分利用好大法弟子的特长技能(资源)从而达到为法所用方面,我觉的神韵艺术团、研发破网软件的同修等,他们就是在技能方面非常突出,并在这么多年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那么,如果我们所有大法弟子都能根据自身情况、当地情况,特别是在中国大陆各地的同修,能结合当地实际,充分调动有专业技能、特长的同修形成一个个项目小组,变成一个整体,那在救人上就更能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在其中的大法弟子通过这种形成的“项目机制”中得以境界升华与技能的提高中,旧势力形成的各种间隔与安排就能各个击破,必能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正法形势来,这个问题,需要我们基于更好的做好三件事的基点上,共同探讨和广泛交流。

师尊说:“你们最伟大的是因为你们能够跟上正法。”[2]那么,正法走到了最后的最后,作为大法弟子的一员,我们怎样才能跟上正法進程?我们该怎样才能结合自己的资源、特长更好的兑现誓约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们能否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修炼的路?我们有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

具体的路如何走?师尊在法中并没有明确告诉我们每一个人如何走。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有弟子问师尊:“如何确切知道自己的路、自己的誓约?”[3]师尊开示说:“我没有告诉谁说,你应该做这个、你应该做那个。方方面面都需要人手。你觉的你在哪方面有特长,或者是你喜欢做哪个,你就扎扎实实的去做好那件事情。只要它能够救度众生,能够在救度众生中起作用,你就去做,那就是了。不会你在那个誓约中当初都写了具体要下来做记者或者做演员。(众笑)”[3]。

师尊说:“很多事情师父不想说的太明确、太多、太面面俱到,因为有一点你们有些人还不是太清楚,我也多次讲过,是你们在证实法,不是师父。证实法中走你们自己的路才能圆满你们自己、树立你们自己的威德,所以那是必须你们自己来做的。所以有些时候啊,各个项目、甚至于个人想做点什么事情都来问师父,啊,我怎么做?你一下子就把这威德给了师父。我当然知道怎么做,可是我要说出来了,你什么都没有了,你做你只不过是帮我做而已,不是在建立你自己的威德。”[4]

虽然师尊没有告诉我们具体怎样去走一条证实法的路,但作为弟子就是应该尽量去圆容好师尊要的。师尊告诉我们:“但是呢,无论怎么难,被救度的生命在被救前怎么干扰与设难,大法弟子是有自己的路的。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来讲,以前我一直在讲,我说大法弟子有这么大的历史使命,要承担救度众生的责任,肯定是有你们自己能走通的路。”[5]

经过大量学法,系统学法,并与同修交流,结合自己的困惑,我好像一下子清晰了那条路在哪里了,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我们完全可以结合自己的特长、优势,用正念走好一条自己的正路。在这个过程中,所遇到的一切困难都要用从法中修出的正念来对待,包括对自己是否有能力去兑现那么大的誓愿表现出来的不自信,在任何时候都要想到大法、想到师尊,就能走出一条最正的路来。

从去年开始,我们根据各自的特长组建了一个项目小组。小组中有擅长写作的,有专业美工设计的,有协调能力强的,形成了一个以揭露本地真相为主的小组,同时可以援助外地市区域。在这个项目小组的运作中,每个人都在提高,在法上交流。在这个项目小组的基础上,根据当地需要,又找了不同特长的同修,组建了几个不同针对性的项目小组,承担不同的项目。这样通过各自完善项目小组,各小组又相互配合联系,最大的好处是在完成三件事上形成了一个看似分散,但却能有机联系协调分工做好证实大法的事的整体。总结如下:

一、项目小组都有自己的专业特长:我所在的项目组负责在收集被迫害同修的情况、跟進、协调,写文章及时揭露,制作真相材料,配合营救,可以对当地邪恶的迫害行为及时反应。人数不用很多,根据当地实际情况来做。我们有一个法律组的,专门针对法律需要,比如请律师、法律条文、如何起诉、如何应对恶警取证等实际问题展开,由专职的法学专业的同修来承担。有技术组的,对同修所需的计算机系统安装、更新、维护,起到了很好的配合,在这个证实法的过程中协调、配合,同时不断修补着不足、提升着每个人的境界。

二、项目小组定期学法:我们是每周一天全日学法交流,学三讲《转法轮》,如有特殊需要则额外安排见面交流。学法后,针对三件事作规划,聚焦正在推進的具体事项分工、协调,对下一阶段如何分工等進行讨论。同时,在专业技能的提高方面作交流,与学法相结合,通过个人的境界提升来提升专业能力。

三、保证每天四个整点集体发正念外,约定一个专门针对清除本项目一切干扰因素的发正念时间点。

四、保密:项目小组除项目成员外,对外保密,在其他同修间不公开,减少被邪恶钻空子的漏洞。

五、定期研读《九评》、《解体党文化》:为了在讲真相中不带有党文化因素,我们定期研读这两本书。

在围绕项目小组展开三件事的过程中,我由一个游离于整体“单兵作战”状态,慢慢转变为与项目小组成员成为一个小组整体,配合当地及外地的需要尽自己的所能,真正感到了溶于整体的自我升华,更重要的是能将自己的特长与大法所需的三件事相结合,坚定了走好自己的路的信心。在专业技能方面,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启发升华。

有一个阶段,我决心用最大的虔诚一遍一遍的抄法、背法,得到很多不能用语言来形容的收获。家人有一次看着我抄写的经文,说你的字怎么突然漂亮了许多。是啊,我在抄写经文的过程中,带着无比的虔诚和对法的无限敬意中,我突然明白了如何处理笔画与笔画之间、字与字之间、段落与段落之间的关系,觉的有一个脉胳连结着每一个字,抄写的时候往往一句话一气呵成。

在项目遇到困难时,初期时我有依赖心理,希望有一个能力更突出的同修带一带我们,特别是在专业技能方面,总是信心不足。后来在项目小组中,通过加强学法,修心断欲,在法上受到了许多启发,感受到了完全不一样的转变。在这个项目参与之前,我发觉自己对参与正法的三件事,心态上是被动的,借口是能力不足、正念不强,面对邪恶的干扰总是在安全措施上“小心过头”,现在看来其实是没有法中的正念造成的。现在的心态呢,是主动的,主动圆容项目小组,主动清理自身存在的不足,主动去学法。当心态上溶入了整体后,自己考虑问题的基点也完全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更多的是站在整体需要的是什么的角度来考虑和分析问题,看不见的、意识不到的“私”在这种项目小组形成的机制中慢慢去掉,从而更加明白了今天的自己所能全部能为正法所用、为师所用才是真正的在兑现史前誓愿,才是真正的在用正念走自己的一条正路。

师尊在多次讲法中告诉我们,今天的一切都是为大法开创的。而大法弟子又是在走一条没有任何参照的路,走一条旧势力都说“我们不会”的路。我们永远不可能知道师尊要的最深的内涵是什么,但师尊却为我们准备了一条最正的路,也一定赋予了我们最好的一切,包括不同时期需要的能力。

师尊说:“师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4]

我们需要的是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时时用正念看问题,用正念对待一切修炼中的事情。曾经一段时间,对什么是正念我感到很模糊,不能在法上认识法。我把九九年后师尊的讲法系统的学了很多遍,其实答案都在法中了,只是我对法的认识不足造成了对什么是正念理解不深,被人的观念阻碍了对法的认识。

师尊说:“我今天看明慧网报道,有个学员腿被打的粉碎性骨折,也不给对接就打上石膏。这学员想都没想自己会残废,根本就不在意,每天就是学法,正念很足,能够坐起来一点的时候就炼功。医生告诉她粉碎性骨折都没对就给打上石膏了,这都是那些个监狱的医院干的,她不管那个,我要盘腿炼功,疼的不行还坚持,后来盘腿也不疼了,结果好了,现在又蹦又跳的什么事儿都没有,跟正常人一模一样。(鼓掌)你们谁能够这样,旧势力就绝对不敢动他。谁能够这样,谁就能在过关中走过来。什么叫正念哪?这就是正念。”[6]

这段讲法我认为是师尊回答什么是正念这个问题时给我最好的启发,在我理解看来,就是在面对自己觉的不可能走过去的困难、不可能有路的时候,依然要相信大法能解决这个困难、能走出一条路来,这就是我们修炼人时时刻刻应有的正念,在这种正念下就无所不能。

师尊明确告诉我们:“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5]

在决定写出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前所未有的感到头要裂开似的痛、眼睛看不清东西、全身不适想呕,连续三天,这是不是另外空间邪恶正在害怕和阻挡的表现呢?我想只要有利于我们的整体提高和对三件事有利的任何事,都是邪恶所害怕的,抱着这种正念去做,就是一条最正的路。

以上只是个人体会,是对自己参与项目小组如何用正念走一条自己的正路的一点理解,请同修批评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