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正念正行

Print

【圆明网】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得法的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八岁。第一次炼功后,师父就帮我清理身体,满身长出许多大疙瘩,其痒无比,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净化身体,我就只当没事似的,过了几天就全好了。
我没有上过一天学,但我能懂得师父的讲法。不管是听师父讲法录音,还是听同修读法,我都能听得懂。集体学法时,我自己也跟着慢慢的读,有不认识的字就问同修,时间长了,我就都能读下来了。只要下工夫,用心学法,师父就无条件的帮我。现在师父的全部著作四十多本大法书,我都能通读。我的身体健康到挑一百多斤重的水不在乎,这是不炼功的人永远体悟不到的。

刚得法一年多,邪党就开始对法轮功進行疯狂的迫害。当时我真是不知所措,不理解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了。后来联系到两个同修,交流后,觉的我们应该出来证实法,讲真相。于是我们商量好,白天他们就在我家用手写真相标语,晚上我们三人就用浆糊把这些标语贴出去。刚开始人们看到这些标语都感到非常震惊,同时也惊动了那些邪恶(这是第一次发现这些粘贴)。公安局派出所的人一边派人撕,一边调查是谁贴的。折腾了好长时间也没有结果,后来就不了了之了。从那以后,走出来讲真相贴粘贴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正念正行 有惊无险

在这十几年的救度众生中,我心里时时都这样想:做救度众生的事是最神圣最伟大的,最正的。不允许任何邪恶干扰我。在二零零三年的一天夜晚,我一个人出去发真相资料,发着发着,不知不觉走進了一条死胡同,这时突然来了一个人,我无法避开,身上还有那么多资料,心想不能让那人发现我,这时我看见屋旁边有一个装菜的空筐,我就连忙跑过去蹲在地上,将那个筐盖在头上,但还是有一条腿拿不進来,我就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不让这个人看见我,那人就真的没看见,很自然的从我的腿上跨过去了。我心里充满了对师父的无限感恩!起身继续发资料,之后安全返回。

还有一次,也是晚上出去发资料。因为看不清,又走進了一条死胡同,这时来了一个人,我想让这个人走过去之后再发,没想到他就是这家的主人。我赶紧请师父帮忙加持弟子,让这人去做点别的事,让我好出去,我就这样一想,只见那人到车那边提水给车加水去了,我趁机安全脱身。

还有一次发资料,发到一家门口,看见他家的灯还亮着,我就到他家对面的住户去发。一会儿,我发现那家的灯关了,我就返回来发这家。没想到他熄灯后就站在门外观察,晚上看不清,我刚伸手给他家放真相资料,突然一只手牢牢地抓住了我的胳膊,他说旁边就是国保大队,他要把我送到那里去,接着就把我往那边拖。我想不能让他干坏事,我就给他讲真相,我说我们都是好人,法轮功是被冤枉的,我是来给你们送资料,让你们能明白真相得福报……我讲了很多,那人听后,终于松开了手。感谢师父的加持,让我不惊不怕,智慧的向这位世人讲了真相,不但没让他干坏事,反而让他得了救。

有一段时间,我给女儿带孩子。我想带孩子也不能耽误我救度众生的事。我经常是带着真相资料抱着小孙子到各个小区去发放,有些是要用门卡开门才能進的新区,我就请保安给我开门,因为抱着孩子,保安也不怀疑,开门后我都是把所有的资料都发完了才顺利回家。

这么多年来,为了揭穿谎言救度众生,我四处奔波。很多时候都是和同修们到外地通宵发放。那时夜间经常有巡逻车到处转,我们一边发资料一边发正念,让巡逻车上的人看不到我们,正念一出他们真的就看不到我们。我们中年龄最大的七十多岁,最小的六十多岁,一直发到天亮,没有一个人喊累的。有一次因为看不清,我重重的摔了一跤,我忍住痛,坚持发完后坐的士回家。下车后我就站不起来了,腿肿得很粗,歇了好一会儿,我才慢慢的爬進家里去。

二零一四年九月的一天,我们到一个大集镇去发真相资料和神韵光盘。我已经发完了,同修手里还有两份待发,突然一辆警车停在我们面前,下来两个警察对我们说,有人举报你们发法轮功的东西,说着就把我们往警车里拖,之后把我们送到镇上的派出所。我们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但不听,还恶狠狠的骂我们,说你们还敢到老子的地盘上来发法轮功的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一边说一边用脚狠狠的踢了我几脚,接着又打了几个耳光,打的我满口鲜血直流。我理直气壮的对他说,我是快七十岁的人了,那你打死人了你是要负责任的。这时他才住了手。我们听师父的话,想到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我们对他们无怨无恨,所以凡是找我们谈话的人,都对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有的人不接受,但有一个领导当时就作了三退,我们从心里为这个人选择了美好的未来而高兴,早忘了自己手上和脸上的血还没有擦呢。那次我们被送到看守所关了六天才放回。

邪不压正

儿子在接我回家前已安排好了,让在外地上班的女儿请假回家,我家周围住的都是兄弟姐妹,约好了都到我家来开家庭会。儿女们说我关進看守所丢了他们的脸,兄弟姐妹说我是傻瓜,说别人都不出去,就你到处跑,不顾家(其实家里的活都是我包了)。他们大吵大闹的搞了一通,并说从今以后再不许我出去。

我一身正气的回答:我发真相资料是在救度被谎言蒙蔽了的人,是大善之举。我是法轮功的受益者,法轮功受了这么多的冤枉,我不站出来告诉人们真相,我还是什么人呢?

一番话说的大家都不作声了,一个个悄悄的回到自己家里去了。邪恶妄想利用我的家人阻挡我救度众生,万万不可能。我照样每天做着我该做的三件事。在这正法接近尾声的有限时间里,我会更加抓紧时间多学法,多救人,兑现自己的誓约。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