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在小事上修心

Print

【圆明网】我一九九八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九年来到海外。出国前,我比较重视个人修炼,要求自己保持好的修炼状态去讲真相、发资料;出国后,各项目需要人手,我曾参与过一些项目,近几年主要做神韵推广和景点讲真相。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把 “做事”当成了修炼,在外人眼里,我好像挺精進,经常忙忙碌碌;可我内心却苦于找不回“修炼如初”[1]的那种状态,遇到魔难时明知自己有执着,却不愿静下心来找自己,总是强调外在因素,觉的自己离法越来越远。那段时间真切的感受到,一个生命得了法却得不到法,内心是十分痛苦的。
直到去年的一天,有位同修和我交流,提醒我这些年没注重修自己,很多执着还是表现的十分明显。我先是愕然,静下心来仔细想想,同修说的不错。修炼近二十年了,人最根本的执着还很顽固——自私、爱面子、妒嫉心、争斗心、怨恨心、求名利的心、党文化等等。随后的一段时间,慈悲的师父安排我看到、听到了很多其他同修在日常生活中、小事上修心的事例。对照自己,觉的自己差的太远,荒废了这些年的修炼时间。

记的有段时间我经常重复做一个相似的梦:梦中的我还是学生,因为平时没有好好学习、做功课,得知考试临近我很焦急和恐慌。考试当天因为别的事我竟然忘记了去考试,几小时后才想起来因而错过了考试。类似的梦境每隔一段时间就出现一次,可我却一直都没有悟悟是什么意思。

后来有一天学法时,我突然明白了那个梦的意思:师父是在点化我修炼人最基本的“功课”—学法、炼功、发正念,我都没有好好完成;学法经常走形式、不入心,炼功跟不上,发正念经常思想溜号,平时在小事上没有修心,等等。意识到这些时,才惊觉自己长久以来欠下了这么多“功课”。不注重实修,当考验来时,我总是意识不到,错过去了。

师父说:“修是指心性境界与大法弟子对救度众生的责任与态度。”[2]以前我总是注意后半句,告诉自己对救度众生的态度也是修的一部份,而忽略了前半句的“心性境界”。于是调整自己,踏踏实实做好“三件事”,在小事上修心。

修去妒嫉心

我从小妒嫉心就很重,听不得父母赞扬别的孩子,看到好朋友跟别人好了我也会不舒服,还经常瞧不起别人、自恃清高。修炼以来,很多考验都是针对“妒嫉心”来的,可是一直过的不好。去年的一天,同修发来一篇明慧文章《修去妒嫉心》,文中对妒嫉心的描述很多都象在说我:“当听到别人做了善事,心里就产生怀疑,当听到别人做了恶事,则深信不疑;当看到别人得到好处,就好象自己失去了东西一样难受,当看到别人有了损失,就好象自己得到了什么一样安然。”把妒嫉的怪异心态刻画的淋漓尽致。我第一次深刻的意识到以上这些心理表现的根源都是妒嫉心,傲慢、瞧不起别人、高高在上等心态亦源于妒嫉心。师父说:“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3]。我明白别的执着心去不掉也跟妒嫉心很顽固有关。我就把《转法轮》中关于妒嫉心的那一节的最后一段背下来,有时上班路上背一遍,增强正念。

今年神韵卖票期间,一位我对其有偏见的同修票卖的不错,几乎每天都出票;而我那段时间几乎不怎么出票。妈妈跟我说:你看某某最近修炼状态不错,几乎每天出票,你得找找自己怎么回事。我很是不服气,明白的一面知道是妒嫉心在起作用,我就否定、清除它,但心里还是翻腾的厉害。之后师父点化我,一个念头打入我脑子中:每个大法弟子都修好了,宇宙才能完整、繁荣。瞬间,我感到身体一震,妒嫉心那种物质减弱了很多,瞧不起别人的心也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同修的珍惜。随后师父又点化我,妒嫉的“嫉”右边是疾病的“疾”,是心理上的一种病态。

放下对时间的执着

这些年总盼着正法快点结束,早点离开人这,觉的人中没什么意思。这种状态并不是因为自己修的好没有执着了,而是有一种看破红尘、不愿在人间吃苦承受了的消极和懈怠。知道这是对时间的执着,却始终误在这儿,怎么也解不开。

去年夏天经常在景点讲真相,总觉的时间不够用,救的人太少。一天,师父的法打入我脑中:“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4]我明白了自己之前的想法是为私的,总想着自我解脱,却没有把众生的安危、宇宙的繁荣放在首位,消极承受中渐渐淡忘了自己救度众生的使命。执着于自我的感受,不修去私,怎么能圆满呢?我心里对师父说:为了众生能得救,弟子愿意在人间吃苦承受,多久都行,只要是师父要的。

其实,当我们一心想着修自己、救众生的时候,是无暇执着时间的。另一方面,通过学法我明白了师父用巨大承受延续来的时间也是给修的不好的弟子的机会,等着我们修去执着,达到圆满的标准。

向内找 放下“自我”

近期发觉“自我”这种物质非常顽固,常常念一起就是为私的,为维护自己的利益而有所为、有所思的。一次和妈妈一起学法,她总是读错。开始我很耐心的给她指出来,可她还是读错,我就很不耐烦的对她说:看准了再读!结果她还是读错,我很生气,但心里明白是我有问题了。我问自己,你是真的为对方好吗,是无私的吗?如果是,你是不会生气的。继续读法,我很快找到了原因:在我指出妈妈的问题时,她没有听我的,还是继续读错。我因她“没听我的”、“不重视我的话”而生气,我的基点是为私的。我赶快发正念清除这个“为私”的念头。之后读法妈妈就不再读错了。原来妈妈的表现是修我的。我意识到:当看到同修的问题时,并不一定是对方真的有问题,也许是师父利用对方的表现来修自己的。找到自己的执着,对方也就变好了。

执着“自我”还体现在讲真相中。对方三退了、或者认同我讲的,我就很高兴;对方对我讲的表现出漠视、反感、或谩骂时,我就很沮丧,总是因众生的反应或喜或悲,内心很少有救人的那种神圣的感觉。后来我察觉这种状态不对,我意识到我并不是因为生命得救而开心,或因众生与真相、与大法擦身而过而惋惜,我是在执着自己的感受,为众生对我的态度而高兴或沮丧。我悟到,不管众生是否接受真相,都不是他与我这个个体之间的事,是关乎一个世界能否得救的大事。讲真相时,我不是代表自己,而是师父派来的使者,传递给众生真相,那么我个人的感受算的了什么呢?即使对方明白真相三退了,没有师父的加持,小小的我能做的了什么呢?若不是师父慈悲,给了我们今生成为大法徒的机会,我们与世上的芸芸众生又有何两样呢?

后来再讲真相时,我发现自己可以比较平和的与众生交谈,内心是对每个生命的珍惜,对方的表现不再牵动我的心。偶尔动了心,也会立即调整心态,清除执着自我感受的物质,这时发现对方听真相的态度就改变了,就能接受了。

改变人的观念

师父在《新加坡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过去的僧人,我看那个古代的僧人,他基本上是呆在庙里,不接触复杂的社会,那么他的思想就比较单一。再加上他经常在禅定中不出定,那么就造成了他的思想非常的单一,能够使维护自己利益的任何念头都不动,就减少了思想业力的产生和干扰。”[5]

学到这段法时我悟到:维护自己的利益会产生思想业和观念,若想修去人的观念,就必须在“能够使维护自己利益的任何念头都不动”[5]上下功夫。人中的理往往是反理,不是正法理。我意识到很多时候关过不好是因为法学的不好,人的观念重。

之前为了完成任务一样的学法,根本没有得到法。因为《转法轮》学了太多遍、太熟悉,总是读着读着就溜过去了,看不到法理。我想得改变这种状态,就开始抄法,抄几段,回过头读几遍,就能看到法理了。每天抄几段法后,心能静下来了,再通读,效果往往比较好。

随着学法的入心,在法理上明白哪些才是正法理,关再来时,第一念能想到法,心也静了许多,不再为人中的事而烦恼牵肠,情的物质也淡了不少。改变观念的第一步是认清真我,念头一出先想一下是不是真我发出的,符合不符合法。不符合法的念头及时否定并发正念清除。我想,修炼人要做的就是约束自己,抑制那些不好的观念、思想念头,不能放任它们。

修炼已步入第二十个年头了,最近发现,自己好像回到了得法初期的那种状态,又能注重向内找、修心了。有时也会觉的自己太差劲,蹉跎了几年的光阴,没有实修,愧对师父;另一方面也很庆幸,在正法的最后时间,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终于意识到自己还有那么多的执着。于是不再执着于时间,就想着在剩下的时间里,赶快同化大法,修去执着,用心救人;珍惜走过的路,走好未来的路。

感恩师父的慈悲点化;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