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迁安市七旬代淑云遭五次绑架迫害

Print

【圆明网】河北迁安市建昌营镇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代淑云一九九八年腊月修炼法轮大法后,多年难治的疾病全好了,浑身有劲,下地除草也不用跪着了,骑自行车上坡也不费劲了,同时也为家庭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

代淑云女士曾在二十四岁那年,突然昏迷了七天七夜,家人送到医院,身体做了全面检查,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花了不少治疗费,也不见好转,最后也无法确诊,为了减少家里的负担,就到姥舅家住着去医院扎针,也没有效果,就只好回家了;经过中医的治疗,吃了很多草药,使病情得到了缓解。二十七岁那年订婚后,到部队去相亲,在半路的北京火车站坐电梯时又突然昏迷,病又反复,好心人在大衣兜里找到信封,才与家人联系上,家人与好心人把我送到北京医院,医生对她未婚夫说:她这病治不了,这样的人也过不了日子。

代淑云老人修炼法轮大法后,获得了健康。然而,江泽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代淑云老人坚持修炼,遭五次绑架迫害,多次被迫害致昏迷。

第一次被绑架迫害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上午,代淑云在家的大门外放小猪,村的张国强带着建昌营镇派出所的两人到她家后,在柜上抄走了一本大法经文,还把孩子的书也拿走了,把代淑云绑架到键昌营镇派出所,到派出所马所长威胁说:这本大法经文是谁给你的,说出来就让你回家,不说就给你送上边去。代淑云没说,被关在派出所一天一夜,于次日绑架到看守所。

过了几天,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人找代淑云问话,有个人在她坐的铁椅子后面拿着电棍发出“啪啪”的响。在看守所,代淑云三、四天还能吃点饭,后来就出现了吃不了饭的状态,连水都不喝,身体没劲。呆了二十天,他们又把代淑云绑架到洗脑班,洗脑班的人看她的样子,就往外推,还说:这样的大风都刮倒了的我们这可不要。后来就让家人把她接回家了,家人被勒索了二十天的饭费。

第二次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三年农历四月十六日上午,迁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哈福龙带着十个左右的警察,把正在地里种黄豆的代淑云绑架到迁安市公安局政保科审讯逼供,代淑云不吱声,一不知名的政保科人员就用绳子在她的脖子上绕了两圈,一不知名的人拿着绳子的两头勒她的脖子,哈福龙就用大电棍电她的大腿,电的代淑云直蹦、昏过去了。

当代淑云醒来时,哈福龙就让她念一下他写的审讯问话录,代淑云说不认字,他就自己念,代淑云听后,回答说:我可没说这些话。哈福龙揪着代淑云的头发,往床头上撞、又昏死了。然后哈福龙见她醒后,说:电你已经四个多小时了,我妻子正在坐月子,没时间再审问你了。代淑云被绑架到刘季庄洗脑班非法关押,已不会吃饭了,由打扫卫生的法轮功学员张丽芹、刘玉华喂一些稀饭,一直呼吸困难。

十天后,又把代淑云劫持到唐山市开平劳教所,因身体检查不合格被拒收,他们还不让她回家,又非法关进洗脑班,三十九天后,才让建昌营镇派出所一姓黄的司机把半死不活的代淑云送回家。

从那以后, 不法人员经常不管白天黑夜的到代淑云家敲门骚扰,搞得全家不得安宁。代淑云的身体也不见好转,半年后生活才能自理。

第三次被绑架、劳教所拒收

二零零四年冬天,当地地区下了一场中雪,哈福龙又开着一辆警车带两个警察把代淑云从家中绑架到唐山市开平劳教所,一听说她五十九岁了,身体状况又不好,没用检查身体就拒收了,他们没办法只好把代淑云送回家。

第四次、第五次被绑架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八日晚上九点多,迁安市国保大队郭志强,哈福龙伙同建昌营镇派出所警察张朋等十人左右闯入代淑云家中,强行抢走卫星天线大锅一个,《转法轮》书籍一本,真相光盘一个。

当时代淑云已经脱衣服睡下,他们让她跟他们去,她不去,他们还想绑架代淑云,这时代淑云出现了休克状态,结果,他们用被单把不省人事的代淑云抬上车,关到祺福大街老种子公司院内的四楼洗脑班中。二、三个月后,家属被勒索5700元钱,丈夫把钱交到村支书汤云福手中,由他交给了国保大队的人,也没给开收据。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代淑云和别的学员去徐崖找老太太袁凤兰,刚到她家很短的时间,被她的家人举报、威逼、恫吓,还对袁凤兰老人又推又搡,心疼被公安局勒索的金钱,想让我们赔偿这笔钱。原来,袁凤兰老人因修炼法轮功,二零一一年二月被迁安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警察勒索她的三个儿子每人一万元钱,共三万元,才放回老人。这是江泽民煽动仇恨、株连迫害的恶果。 国保大队的警察来到后,把代淑云绑架到公安局,搜走她身上的200多元钱,身体再次出现无知觉的状态,这才放回家。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