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法制教育所”的罪恶(中)

Print

【圆明网】(接上文)

二、严重迫害案例

(一) 四个孩子的妈妈被迫害的奄奄一息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揭西棉湖派出所绑架温粉华,将她劫持到三水洗脑班迫害。当时她刚生小孩,还在哺乳期,经丈夫、公婆再三要求,才在第二天放她回家。

二零零五年五月三十日,温粉华被揭西政法委副书记陈纪华、公安局股长林少鑫、棉湖镇综治办郭乐伟带领的十几个便衣绑架,并送往三水洗脑班强制迫害。

半个月后,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七日晚十点钟左右,居委来电叫温粉华丈夫杨映鹏开门,说温粉华将到家。映鹏开门没见妻子,林春松说粉华在车上,映鹏上车,见一女人扶着粉华坐着。映鹏吓了一跳,叫了几声粉华,粉华有气无力的哼了一声,靠着车壁,瘫在那里,一动不动。映鹏蹲下身,林春松叫其他二男一女扶,把粉华背进家。映鹏责问为什么粉华会变成这副样子,林春松说是绝食所致,这时粉华还能说一句“我有食”。几个人扶着她放下,粉华全没力气支撑自己的身体。他们放下人就往外走,映鹏赶出去,呼唤邻居乡亲出来见证,责问那些人为什么粉华原本好好的现在却被迫害成这样,并用手电筒将恶人一个个的照给乡亲们看。乡亲们也说映鹏一家人最正直老实,怎么被害成这样。他们什么也没说钻进车开走了。

温粉华被送回家时瘫在那里,一动不动,手背、手腕等多处,有注射留下的针迹、淤青,腿上有多处伤痕,有的还渗着血水。温粉华回家后大小便完全要别人帮,自己没力气翻身,双目紧闭,叫她只哼一声。据粉华的状况分析,很可能被邪恶之徒注射不明毒药。

半个月的时间,三水洗脑班就把好好的一个人,迫害成奄奄一息的人。温粉华家中四个孩子,最小的一岁,和七十多岁的老人需要抚养,温粉华被三水洗脑班迫害致生命垂危,叫人扼腕叹息,惨绝人寰。

(二)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张丰乾被群起围攻

中山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张丰乾,硕士生导师,著作等身,术界声誉丰隆。香港道教学院、台湾中华儒道研究协会兼任教授;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明裕访问学人,哈佛-燕京访问学者。

主要着书:庄子天下篇注疏四种(绎读经子) 、出土文献与文子公案、哲学觉解、《诗经》与先秦哲学。讲授的课程包括“中国哲学史”、“《论语》导读”、“《道德经》导读”、“《周易》导读”、“中国哲学文献学” 等,“《周易》与中国文化的变迁”讲座(现在土豆网视频可以看到)。

二零一零年五月,张丰乾学炼法轮功才五个月,就被绑架到三水洗脑班迫害。三水洗脑班二大队转化力量几十人全部上马,轮番围攻张教授,包括警察帮教犹大心理医生。

在三水洗脑班的一年里,当地610与洗脑班软硬兼施采用各种卑劣手段迫害他。在洗脑班初期张丰乾以绝食反迫害,恶徒多次采用灌食的方式迫害他,致使他神智有些恍惚,于是邪恶对他采用了集中“攻坚”,每天都是多人包夹,他的房间也经常“人来人往”,这些警察、包夹、“帮教”和邪悟者神情紧张、嘀嘀咕咕,商量如何对他进行“转化”。接着就对张丰乾来“软”的,企图“感化”他。此时张丰乾也逐渐清醒理智起来,对企图转化他的警察、包夹、“帮教”邪悟者开始讲真相。晚上睡觉张丰乾的四肢被绑在床上。张丰乾一直都在讲真相,有时警察和帮教从他那里气呼呼的离开。

一年后,二零一一年六月开始,张丰乾绝食反迫害,三水洗脑班又采用灌食的方式再次迫害他,企图摧毁他的意志。被关在张丰乾对面的一位同修在拿饭的时候可以接触到张丰乾,张丰乾和这位同修说过,他是决不配合邪恶写所谓的“五书”的,他准备把牢底坐穿。

二零一一年五月以来明慧网报道了张丰乾的有关被迫害的消息,受到海内外的关注,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左右从洗脑班回到家中。张丰乾身体已经很虚弱,精神恍惚。

(三)刘冬娥被迫害视物不清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八日,梅州学员刘冬娥在家突遭袭击,一帮人闯进来,二话不说,将她的头按在地上,用脚踩住,铐上手铐,不让带任何日常生活用品,只穿随身衣服,被劫持到广东三水洗脑班洗脑迫害,折磨了三个多月,恶警见使尽一切招术都无法使她放弃信仰,且又有生命危险,怕负责任,才叫刘冬娥家属带她回去。

在三水洗脑班,刘冬娥绝食抗议迫害。近十个恶警按手按脚按头压腿,不顾刘冬娥拼命挣扎,强行灌食。野蛮灌了三次,她仍坚持绝食。“帮教”用鞋跟死命的抽打她的头、脸和全身,打的她天旋地转,站立不稳,东倒西歪。后来,恶人又把刘冬娥绑架到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药物,造成她头变的又肿又大,全身又乌又黑,眼睛看不清人。

(四)陈少清被迫害病危

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晚上七点左右,湛江市麻章区“610”头目孙康琼、姚兰英带领一大帮警察、几辆警车绑架陈少清到湛江市“法制学校”,残酷迫害导致不能走路,依然转化不了陈少清,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又匆匆把她劫持到三水洗脑班迫害,直到警察见她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经佛山人民医院检查她得了晚期肝癌,同时通知她家人,她家人问陈军:我叫你放她不放,今天叫我去接人,肯定是你又把她迫害死了,那就让她死在你那里算了。

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十日,湛江市“610”头目陈军带着两个洗脑班里的所谓“老师”,只好亲自去接人,在路口,陈军想推卸责任,打电话到当地(麻章区瑞云派出所),说把陈少清放在派出所,叫她家人去接她,派出所的所长也怕陈少清家人不去接,叫陈军直接送她到家,到了她家,陈军把她家人叫醒,等她家人把陈少清背下车后。陈军看到她家人迟迟才开门,马上想开车溜走,被她母亲走到车头上拦住了他的车,叫陈军下车,叫陈军给钱治她的病,或给她赔本,她家人的正义打动了左邻右舍,左邻右舍也站出来一起帮她家人,吓的陈军只说一些好话。

(五) 郑少卿被下毒迫害

二零零三年三月至九月四日,郑少卿被绑架到广东三水洗脑班迫害,不法人员利用校领导把她从讲台上骗到校门外,然后几个610人员把她团团围住,绑架到早已准备好的小车上,并戴上手铐,直接送到三水洗脑班。一下车,三水洗脑班里来了几个大汉,把她领到了一个屋子里做了身体全面检查,查完身体后,再带往经过一条长廊,然后关进一个有编号的房间,开始软硬兼施的进行迫害。她开始绝食抗议,一个星期后被强行灌食,然后被整天按坐在电视机前洗脑恐吓。接下来是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在食物里暗下不明药物,强制她吃下饭菜,她出现下腹疼痛难忍,有如刀割,全身冒汗。长达六个月之久的惨无人道折磨,使她和家人遭受了不可弥补的损失和痛苦。

(六) 非典后集中迫害

二零零三年非典刚过,从妇教所和男子劳教所调过五十几个恶警,广东各市、县的610大批绑架法轮功学员到三水洗脑班,在这个黑窝里,每个大法学员被单独关押在一个房间里,恶徒每天逼迫大法学员看诽谤大法的资料,时间长达十六小时,如果大法学员不配合,恶警就逼迫把一只脚跪在地上,从上午八点钟一直到午夜十二点钟,五、六个恶警轮流对大法学员进行轰炸,还把师父的法像放到房间里逼学员用脚踩。有一名学员(她是一名法医)刚从非典前线下来,穿着警服,准备参加抗非典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然而,大会没来的及参加,却被恶警绑架送到这个黑窝里,恶警还威胁她,说给她一个月时间 “转化思想”,如果到时不“转化”,就要把她送进妇教所劳教三年。

(七)现年五十岁周达琼被迫害近三个月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晚上七点过,高州610、派出所等一行七、八个人来敲高州学员周达琼家的门,吵得邻近不得安宁,邻居都认为来人像土匪。一帮人一直到晚上十一点过把坚实的门锯开了,并把周达琼绑架到高州办案中心(原高州第二看守所)非法审讯,要求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和写所谓“保证”,周达琼坚决抵制,被非法关押两天后,于二十八日直接送往三水洗脑班迫害。

周达琼被绑架到三水洗脑班后,恶人多次强制她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她严厉指责洗脑班的人员:“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不要放那些东西毒害我的身体。”洗脑班人员威胁、恐吓说:“这里的关押是没有期限的,不转化是出不去的。”周达琼没有畏惧,还耐心的给他们讲真相。三水洗脑班没有办法转化她,老打电话给高州610去接人,可高州610迟迟不去接人。她的家人为她承受很大的痛苦,被威胁、恐吓,不敢去高州610那里要人。周达琼被非法关押在三水洗脑班迫害近三个月,同年十一月二十日才被放回家。

(待续)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