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法制教育所”的罪恶(上)

Print

【圆明网】 “广东省法制教育所”是广东省省级强制洗脑班,是法外黑监狱,前身叫“广东省法制教育学校”,也被称为“三水洗脑班”(下文统称为三水洗脑班),由广东省610直接操控,是广东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要一环。

从横向说,三水洗脑班和省内监狱、省市劳教所交叉重复迫害法轮功学员,劳教所或监狱期满释放的部份学员,直接被送到三水洗脑班继续迫害。在三水洗脑班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也有部份被送到劳教所迫害。

从纵向迫害链条来说,省洗脑班体系垂直链条包含四个层级,分别是省级洗脑班(一级),地市洗脑班(二级),区县洗脑班(三级),和街道乡镇洗脑班(四级),三水洗脑班属于一级洗脑班,全省各地市或区县洗脑班把当地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送到三水洗脑班加重迫害。

“广东省法制教育所”作为广东省一级洗脑班,在迫害资源投入和迫害力度明显强狠。下文通过明慧网曝光的真相资料,整理出三水洗脑班迫害纪实,由于网络封锁,只能展示三水洗脑班实际迫害情况的部份。

一、三水洗脑班迫害综述

三水洗脑班作为广东省最高级别洗脑班,由广东省610直接操控,性质上属于高级黑监狱,专门迫害广东省法轮功学员,具备各种极端迫害手段,下面从强力办班背景,强劲迫害资源,极限迫害手段,密织精神迫害和成熟迫害运作机制等五个方面分述。

(一) 强力办班背景

二零零零年二月份,江泽民巡视广东,施压李长春推动迫害法轮功力度,兼加政治局常委位置诱惑,李长春屈膝于江泽民的大棒加胡萝卜招术,以劳教胡锦涛同学张孟业为肇端,正式铺开广东全方位的深度迫害。迫害开始,经由罗干、李长春直接授意,由广东省610指挥省直工委、广东省高教工委、省司法厅共同筹办三水洗脑班。

三水洗脑班前身是“广东省法制学校”,于二零零一年五月(即中共炮制诬陷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骗局后三个月)设立,二零零三年四月经省编办批准,扩大办校规模,升格为“广东省法制教育所”,隶属于省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劳教所编制,正处级建制。

三水洗脑班初期设在三水劳教所三分所门口,当时也叫三水劳教所洗脑班,主要迫害省直系统和省高教系统法轮功学员,如华南理工大学一次性将十几名教职员工学员送到三水洗脑班迫害(详见《华南理工大学恶党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广东各地经过几期强制洗脑班后仍然坚定信仰的被送来这里进一步升级迫害,包括有南海、佛山、广州黄埔及其它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三水洗脑班是广东省610邀功献媚的窗口,中央610不定时派人到三水洗脑班蹲点督促,广东各地市的610机构和三水洗脑班密切联系,很多迫害密令就是在三水洗脑班酝酿筹划,推向广东省各地市。

三水洗脑班二零零三年四月正式独立挂牌,升格为“广东省法制教育所”,迁址于三水西南街道同福北路23号(解体前的广东省女子劳教所位于三水西南街道同福北路28号,和三水洗脑班相邻,在三水洗脑班楼房可以看到省女子劳教所和荷花世界)。

三水洗脑班原来编制上隶属省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二零一三年全国劳教所解体,广东省三水劳教所同时解体,三水洗脑班因此隶属广东省戒毒管理局。二零一五年,广东省戒毒管理局财政拨款9.7亿,由13个戒毒部门接收拨款,其中包括“广东省法制教育所”,均摊每个部门接收7000万元的财政拨款。,二零一六年广东省戒毒管理局财政支出9.6亿元。

(二) 强劲迫害资源

(1)强大的资金支持和场所配置

广东省花大手笔打造高级别黑监狱,在原来广东省妇教所旁边修建别墅式黑监狱,如罂粟花外美内毒,更具欺骗性。每年的财政拨款数千万。

三水洗脑班位于三水西南街道同福北路23号(解体前的广东省女子劳教所位于三水西南街道同福北路28号)。三水洗脑班所在的地方本身就是疗养度假区,环境优美宁静而又封闭,有几幢砖红色别墅建筑错落其中,星级酒店标准装修,更有一幢浮于湖面,这幢水上建筑就是迫害惨案的主要场所。

三水洗脑班在三水荷花世界附近的100亩的人工湖上,与广东妇女劳教所相邻。六栋现代化的两层楼宇建在湖面上,大门前有一条小河,进入大门就是与世隔绝,在这里,凄厉的喊叫也会消没在荒郊寂静中。

进到洗脑班的大厅,各大队恶警单独押着新来的学员,经过几段走廊、铁门,然后关入各个单房。这里首先给人感觉是封闭,阴森,加上底下的水更显冰凉。

三水洗脑班编制为两个大队,在编近百人,这两个大队,互相竞赛,看谁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卖力、最有效,并给予奖励。另外在社会上招收的混杂人员(所谓的“帮教”)几十人。部份专职迫害者是由三水劳教所解体后调过来的警察,夹控人员大多是合同工,洗脑班为其买社保。合同工是通过警察牵线介绍,所谓“政治上”绝对可靠的人。卢金虎就曾把他的大哥,两个表弟弄进来,说给亲人弄点钱花,他老婆又是一大队的队长。

三水洗脑班在二零一二年,由骆伯胜、蔡洁芳、张涛、冯柳、张欣组成的招标小组,委托“广州采阳招标代理有限公司佛山三水分公司”招标编号为GZCY2012FG中标该项目。该保安公司也成为了迫害力量。

三水洗脑班在二零一三年,由李青、唐相国、张欣组成的招标小组,委托“广州采阳招标代理有限公司佛山三水分公司”招标编号为GZCY2013FT12005的“广东省法制教育所保安管理项目”,最后,广东同信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中标该项目。该保安公司也成为了迫害力量。(详见附件四《广东省法制教育所保安管理项目中标公告》)

(2)四十多年的劳教所整人经验

三水洗脑班的主要迫害力量就是从三水男子劳教所和三水妇教所抽调过来的,同时把劳教所迫害手段带到三水洗脑班。三水劳教所原教育科科长王嘉梁,在二零零零年潜入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学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罪恶手段,并带回三水劳教所实施。二零零零年下半年,法轮功学员王树彬曾被他指使恶警毒打,后又被送去禁闭,身体受到极大的伤害并导致日后身体的虚弱以至精神不正常,导致死亡。王嘉梁后来调入三水洗脑班当主任。

广东省三水劳教所(亦称广东农场),在珠江三角洲腹地佛山市三水区,距广州市中心城区约40公里,占地17400多亩(约11.6平方公里)。 三水劳教所始建于一九五五年,是省内成立时间最长、规模最大、关押人数最多的劳教所。三水劳教所从一九五五年开始到二零零零年,积累四十多年的整人经验,古今中外酷刑俱全。三水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极其残酷恶劣。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六日到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三日,三水劳教所第一次设立“集中营”,陈瑞雄任酷刑室组长,对关押的二十多名学员升级残忍折磨。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三日至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三日在二分所设立第二次集中营,陈瑞雄充当主要打手。按照越坏升官越快的党内逻辑,陈瑞雄迫害“有功”,在二零零三年六月带着血腥资本和整人经验升迁到三水洗脑班,任二大队大队长。

广州某部队退役兵卢金虎,未老先衰,二十多岁即已秃顶。在三水劳教所第一次设立集中营的过程中,卢金虎是施暴最多、手段最毒辣、下手最狠的恶警。在行凶现场,卢金虎暴饮烈酒狂笑,骑摩托车兜风取乐,有时深夜闻其声如鬼哭狼嚎。法轮功学员黄柱峰身体上留下很大的伤残,就是在他与另一名“包管”恶警张武军等直接指使、实施摧残下造成的。第一次集中营过后,卢金虎竟对其他人说:“早知这样(指直接用暴力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能使法轮功转化,一开始就用上了,何必等这么久,又费那么多口舌。”后来调入三水洗脑班。

从三水劳教所抽调到三水洗脑班的迫害警察还有钟秋良,刘世满,郑姓男警察(警号为4470040),李姓女警察(警号为4470021),谢姓女警察(警号为4470028)等。

强大的财政投入和狠毒的三水劳教迫害经验的注入,将三水洗脑班打造成外美内毒的迫害示范基地。迫害范围覆盖全省,各地市县洗脑班转化不了的学员都送到三水洗脑班终极迫害。

同时,三水洗脑班也是作为各地市洗脑班的迫害枢纽中心。

(三)极限迫害手段

三水洗脑班的暴力强制手段,方式众多,包括强逼学员长时间站立,或蹲或坐一小板凳,录像放至四、五十分贝且长时间播放,用各种语言恐吓学员,制造恐怖气氛,冷天将空调调至最低,让学员穿单薄衣服冷冻。

还有长时间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恶警24小时轮流值班,期间或是恶毒语言攻击,或强逼站立,或一两天不给饭吃,法轮功学员稍有闭眼就遭洒水、拧胳膊、拧耳朵、扯头发、敲头,拉去厕所淋水,说是所内规矩。

对于上面的常规强制手段不奏效,三水洗脑班就无所顾忌露出狰狞面目,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使用极限迫害手段,包括点穴、下毒、刺胃。

点穴:一般作为武林中人,讲究武德,都不会轻易运用点穴手法,因为点穴轻则伤残,重则死亡。在三水洗脑班,却随意用来折磨坚定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杨再自述:“作恶最凶的有姓卢(男)、姓钟(男)、姓黄(女)的几个人,他们每次打人除了直接打外,都是用最狠毒的点穴,用手往学员头部、心脏位置、手的脉门和身体的各大穴位猛点。我被点得失去知觉、晕头晕脑,身受重伤,那时手、脚、头全身许多穴位处都是黑痕,全身都肿了,脸肿成了黄黑色,返胃,不能吃东西,一吃就吐。”

下毒:自古至今,最为人所不齿,极度阴险阴暗的心理才会下毒害人,砒霜就是令人闻之色变的毒药。在所谓“文明守法”的邀功窗口三水洗脑班,毒药迫害司空见惯,包括饭菜下毒和注射毒针,甚至,使用慢性毒药,让学员出班后毒性发作死亡,杀人的同时撇清责任。

迫害者在法轮功学员的饭菜里放不明药物,吃后食欲减退、无精打采、头晕目眩、血压升高、严重消瘦,长期拉肚子。一位广东南海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三水洗脑班后身体出现异常,想起吃饭时曾闻到菜里一股药味儿,怀疑是毒药作用的结果,他曾质问警察:为什么这样卑鄙地对待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警察予以否认。

电白学员梁小霞,在三水洗脑班,所谓的“人民警察”把毒药混在饭里给她吃,当时不知道,回家后不久,药物发作,导致精神失常、错乱、精神分裂,把家里家具全部打烂,生活用品、锅头、气灶、电饭煲,电风扇、连饭带菜全部倒光,全家人唉声叹气,无一天安宁。最后千方百计借钱上医院住院治疗。

刺胃:就是故意把插管一头剪尖捅伤喉胃,甚至插管的时候从鼻里带出肉块来,冷酷手段更是令人不寒而栗。

湛江邹雪梅学员,在三水洗脑班遭残酷迫害,多次绝食,三水洗脑班校长李美英和黄院长和一班恶人,按住邹雪梅的头、手脚,黄院长拿长胶管用剪刀把胶管一头剪得特尖插进邹雪梅鼻孔里用力不停插,把邹雪梅鼻孔插破鲜血流在枕头上,再插进胃里灌食,痛得邹雪梅大声哭,李美英恐吓邹雪梅说,现在一天灌一次,再不吃饭、“转化”,一天灌二次三次,灌死不负责。

梅州罗东升被非法关押在三水洗脑班五个多月里,曾前后三次共六、七十天绝食抵制恶警对他的酷刑折磨和迫害。每隔三、四天,恶警就往他的鼻孔“灌食”——用塑料管上下拉、左右转,每次都把他折磨的大量吐胃酸。一次,恶警们竟然从他的鼻子里拖出一块肉来,塑料管里外全是血,罗东升全身抽搐,一口一口的鲜血从嘴里冒出来。

(四) 精神迫害

《九评共产党》盖棺定论地指出,“不断变化的立场”是共产党一贯的手法。三水洗脑班作为广东省省级洗脑班,使用残暴迫害必要手段的同时,加上细微如织的精神迫害,硬刀子和软刀子交替使用。对于从劳教所或者监狱直接送过来三水洗脑班,已经长期与世隔绝的学员,往往采用这种更为隐蔽的迫害手段。

与世隔绝,是一种特殊的迫害,对温情,信息,聊天,活动等有着特殊的敏感。三水洗脑班利用这个特点,采用这种无声无息的洗脑方式。警察每天会到学员的房间,聊一聊外面社会上的新闻或询问学员家人的情况,并热情叫学员看电视、打牌、下棋等,总是玩这些游戏,以此分散、转移学员的注意力,好象他们已经忘记了把学员们非法关押在这里的真正目的了。

或者他们会与学员一起散步、闲聊,这时警察会对学员说法轮功搞政治,并且骗学员说:“把你们关在这里是为你们好,在这里呆着安全,省得你们在外面闯祸。” 当学员反驳时,警察会表示,你已经错的连他们警察都不愿意谈这些了,并让学员“好好想一想”这样坚持有什么用,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回家,否则,回去的日子真是遥遥无期、希望渺茫了等等。

有时警察会组织一些邪悟者和学员一起看一些宣扬佛教的东西,边看边歪曲大法的原意、大量散布他们邪悟后自认为“高”的东西。还会拿一些造谣的碟片播放,然后再借题发挥,对学员进行毫无道理的指责、诘问,甚至还假惺惺的要求和学员一起去调查、取证,以示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学员会被带到心理咨询室接受所谓“心理医生”的询问。谈话过程中,“医生”会让学员闭上眼睛回忆某件事,并不断的通过暗示的手法让你觉得自己真有什么心理问题。“医生”还很客气的表示可以对各位警察的工作“提意见”。其实,这样的“心理咨询”,真正的目的是要了解学员的心态,好“对症下药”。因为“医生”本身就是另一组参与对学员洗脑的警察。

还有另一种更隐蔽的手段,比如,警察对学员说,“只要你能把我说服了,我就不再烦你。”曾经有位学员因此写了一篇文章,谈他自己在法理上的认识,而且谈得很高。然后交给警察,说:“我已经认识到这种程度,是不会被转化的,你不要再来了。”警察也答应了他。那位学员相信了警察的承诺,也就经常去活动室玩了,后来就在这种松懈的状态下被洗脑了。

警察还会主动打电话邀请学员的家属来帮助“转化”学员。当家属来到洗脑班,警察会同时挑拨双方的感情,并教唆家属如何哭,如何打、骂学员,以达到“转化”学员的目的。

准备出班的时候,两个大队的学员会被安排在一起参加各种各样的“文娱活动”、比赛,然后拍摄成录像。如果有一批学员将在同一时间段被释放时,洗脑班会搞一个很热闹的“欢送晚会”。警察还会很热情的邀请学员一起跳舞,并表示,不会的可以教。真是“暖风熏得游人醉”。这些过程当然也被拍摄成录像,用于对外的造假宣传和所谓的“展示成果”。

三水洗脑班不管采用什么温情手法,他们本身都不是很关心,他们只对所谓的“转化书”欣喜若狂。原形毕露的猥琐形象就是三水洗脑班毒花本质。

转化考核书,满纸荒唐言。法轮功学员一旦违心“转化”,写完“五书”,警察们就不停地逼迫其做一大堆谤师、谤法的荒唐可笑的试卷。转入所谓的“巩固组”及出洗脑班之前,先后要经洗脑班的一些书记、科长、大队长、专职洗脑警察和当地610及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领导等等人员的至少三次的迫害性所谓“考核”。已违心“转化”的人出洗脑班时,被强迫与洗脑班及单位领导、当地“610”签订一份有八条内容的“协议”,对出洗脑班的人进行思想钳制,行动限制。

更重要的是,三水洗脑班对转化的学员,强制要求说出身边同修的名单,否则出班无期,然后,三水洗脑班就通知当地的610绑架到三水洗脑班迫害,让违心转化的人背上出卖同修的恶名,在精神上更彻底的毁灭其正念。这种手法更是阴险毒辣。同时,强制转化的人去转化其他学员。

(五)迫害运作机制

三水洗脑班的迫害运作机制,不断推动迫害的力度,加码对法轮功学员的身心残害。

多管齐下的迫害机制:

三水洗脑班的多种迫害力量总体来说有四股力量:夹控、犹大、恶警、社会力量。

“夹控”很多都是年轻人,有的刚从校门出来,根本不了解法轮功真相,还有一些迫害警察推荐的亲戚,“政治”上信得过的人员,这些“夹控”招进洗脑班后,由洗脑班专门灌输毒素,以达到助纣为虐的目的。“夹控”被迫每天跟着学员看攻击大法和师父的光碟,和学员同食同住,二十四小时记录所监控学员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每天上交给值班恶警,再由恶警实施迫害方案,“夹控”配合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一个月也就是几百元。

三水洗脑班的犹大大部份从外省调来,他们采取不同的手段:用硬的,用软的;有恫吓,有讨好;有私下谈心,有轮番轰炸;有攻心,有体罚;用噪声干扰,用多人围攻;有攻击本人,有丑化家人;有嬉皮笑脸,有凶相毕露,无所不用其极。总之,搞到人心情烦躁,思绪紊乱,以实现他们的邪恶目的。强制违心“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再去“转化”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

三水洗脑班警察是劳教所或各地迫害手段恶毒和各地市有转化经验的恶警,抽调进来的,这些警察大多数唱红脸,以伪善的面目出现,具体安排每天的迫害方案,不但监控学员,也监控犹大和夹控,操纵犹大和夹控,间接迫害。通过多种途径套取学员的家庭情况和弱点,再集中攻击。软的不行就用赤裸裸的暴力袭击和送劳教判刑恐吓。

社会力量包括心理医生和法律专家,让学员在心理咨询室接受所谓“心理医生”的询问。这些心理学专业毕业的本科生、研究生、博士担任所谓的“心理医生”,看样子对宗教心理有研究,利用这些研究反过来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些所谓“心理医生”在与法轮功学员谈话中寻找学员的弱点,不断扩展。初期洗脑班还动员一些法律专家、教授去讲几节“法律”课点缀点缀。

这种多管齐下的迫害机制不停运作,时刻观察每个学员在那一方面的弱点或软肋,集中攻破。

名利驱动迫害机制

名誉上嘉奖,政绩上加分。例如三水洗脑班连续多年被评为“全省教育转化工作先进单位”;二零零四年“荣立集体二等功”,被中共省直工委评为 2002一2004年度“省直文明单位”;二零零五年被省委、省政府授予“省文明单位”,被团省直工委授予“青年文明号”等等。

金钱奖励机制,三水洗脑班财政拨款归属广东省戒毒管理局,二零一六年财政拨款9.6亿用于13个戒毒单位,三水法制教育所是其中一个部门,平均每个部门是7000万元。同时,各个市区每送一个学员到三水洗脑班,要交3000到30000元给三水洗脑班,珠海地区每送一个学员到洗脑班,费用要30000多元。云浮市送一个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要给洗脑班经费3000多元,由所在单位和政府承担。三水洗脑班对参与迫害者,每“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赏”十万元。除奖金外,还请恶警和犹大到酒店吃喝玩乐。

还有竞争机制,三水洗脑班分为两个大队,他们互相竞赛,看谁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卖力、最有效,并给予奖励。

三水洗脑班通过上述五方面的综合运作结果,促成了三水洗脑班成为广东省高级别的迫害基地,造成的后果相当严重,明慧网发布的迫害人数有241人,有5人情况不详 ,迫害死亡3人以上。(详见附件五《三水洗脑班迫害学员部份名单(2011年至2017年3月份明慧网曝光)》),由于网络封锁,实际迫害人数以千计数,三水洗脑班不但在中国罪恶累累,在国际上也是臭名昭著。下文仅列几个例子。

(待续)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