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79岁教师再被洗脑班药物迫害 记忆不清

Print

【圆明网】重庆市合川区七十九岁的退休教师郑开源,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再次被合川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警察等绑架到五尊洗脑班非法关押十五天,遭药物迫害,全身肌肉出现萎缩,伴有剧烈疼痛,大脑发紧发痛,视物不明,记忆不清,小便失禁,人形枯瘦,说话声音变小,走路跌跌撞撞要人搀扶……

郑开源教师坚持真善忍信仰,曾多次被“610”、警察绑架、关押、毒打,遭到洗脑、打毒针等迫害致生命垂危。这是他第二次被绑架到五尊洗脑班药物迫害。他的妻子曾宪会也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洗脑、打毒针等酷刑折磨致死。重庆市合川区“610”头目黄京,以各种非法手段迫害,逼迫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转化”写所谓“三书”。

第一次被绑架到五尊洗脑班药物迫害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下午三点钟,合川区“610”出动五部警车,以头目肖长印队长、黄京、张红睿、赵高兵为首,带领区国安、云门镇派出所、社区姚老幺、刘禄建、唐胜兵等二十几人非法将郑开源绑架到五尊洗脑班。

在洗脑班,郑开源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一个姓杜的彪形大汉(据说是从合川区看守所调到洗脑班来的)凶狠地说:“我要你先死”,说罢就有五个人,将年迈的郑开源死死压住不能动弹。他们以检查身体为名,强制抽血、强行打针,并在肝脏部位和脾脏部位各注射了一针不明药物。第二天这伙人又将郑开源死死压住,在肝脏部位和脾脏部位又各注射了一针不明药物。

被强制注射毒针后,郑开源全身肌肉出现萎缩,肌肉萎缩时伴有长时间的全身性的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大脑像有不明物体流动发紧发痛,视物不明,神经错乱,昼夜难眠,小便失禁,人形枯瘦,走路跌跌撞撞要人搀扶……

警察做贼心虚,害怕郑开源死在洗脑班,第二天就派六个警察送回家。

第二次被绑架到五尊洗脑班药物迫害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十点,郑开源老师到祝女士家修电脑,当时合川区“610”、警察、社区人员将郑开源、祝女士、张应芳三人绑架到五尊洗脑班。

这次郑开源老师被关在单间房十五天,由三个包夹看守,强制洗脑,不准外出。屋内电视录像放着污蔑大法、诽谤师尊的碟片,二十四小时不停。他们故意将声音开到大分贝,连楼外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只有睡觉时声音小一点。三个包夹对郑开源老人都佯装伪善,吃饭还给老人“奉菜”献殷勤,可是剖开这些伪装后,发现里面却暗藏着不可告人的恶毒--在饭菜里下毒行凶!
吃了洗脑班饭菜后,郑开源再次全身肌肉出现萎缩,肌肉萎缩时伴有长时间的全身性的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大脑像有不明物体流动发紧发痛,视物不明,记忆不清,口干舌燥,昼夜难眠……

合川区国保副主任张红睿曾两次三番问郑开源老人:“你的糖尿病好了没有?”这话问的很异常。郑开源老人从来都没患过糖尿病,也没到医院检查过,更没有医院结论。那么张红睿的“糖尿病”说法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呢?答案很简单:是为滥用药物找借口。

郑开源老人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十五天,目前人形枯瘦,小便失禁,要穿尿不湿,说话声音变小,走路跌跌撞撞要人搀扶,学法炼功很吃力,打坐都难以坐稳。

妻子被迫害精神失常、含冤离世

郑开源老人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四日,郑开源又携儿子郑万建、郑策和媳妇邓桂香等人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递《检举信》,反映妻子被迫害致死的情况,要求严惩祸首江泽民,追究其刑事罪责。以下是郑开源在《刑事控告书》、《检举信》中叙述妻子曾宪会遭迫害的事实:

二零零四年,妻子曾宪会看见我修炼法轮功肠炎、气管炎、关节炎、胃病、肝炎等疾病都好了,她也炼。她有严重的风湿关节炎等多种病,手脚麻木,指关节变形,面黄肌瘦,形同废人,她长期服用中西药无效。炼功十天就抛弃了药罐子,走路一身轻,自己身体好了,病痛消除了,又为国家节约了很多医药费。街坊邻居、亲朋好友看见曾宪会一家人修炼法轮功的变化,都积极的来学法轮功。

由于610不停的骚扰,我和妻子(曾宪会)由重庆到广东大儿子家探亲。没想到二零一二年十一月,重庆合川区云门镇镇政府610的赵高兵、云门镇派出所警察唐胜兵、云门镇龙塘村党支书明德富、石门村党支书王耀等四人,也由重庆撵到广东我大儿子家,他们利用欺骗、恐吓手段拉拢大儿子。原本孝顺的大儿子,由于恐惧中共的株连政策,宁愿做逆子也不做孝子。在610的欺骗毒害下,大儿子被迫同流合污,参与了他们逼迫父母亲放弃修炼法轮功的迫害。

610一伙人对我妻子曾宪会 (当时我已离开广东)无耻地说:“如果发现你再炼法轮功,就要给灌大粪,弄去坐牢,死了还要将人砍成坨坨,扔进粪坑。儿子也不养你,饿死你……”这么多人围着曾宪会反复辱骂威胁 (大儿子也在其中),逼她签字,在极大的压力下,当场致使曾宪会的精神出现了异常,即后他们还投放了闹洋花 (一种麻醉中枢神经的药物) 给曾宪会喝,想整残她。以后大儿子还带妈去打针,不知道打了些什么针药 ?不久曾宪会就彻底的精神失常了。

二零一三年一月,大儿子将母亲曾宪会从广东送到重庆合川二儿子家。二儿子问母亲发生了什么事?母亲曾宪会说:“大儿子逼她撕了烧了大法书,耳机也丢进了垃圾箱,大儿子不要她了。”自曾宪会回合川后,她阵阵精神恍惚,害怕被抓被整,她经常说:警察又在开会抓法轮功了?于是她就到处躲,一会儿躲在犄角旮旯 ,一会儿躲在卫生间里,一会儿又躲在别人家里……。

二零一三年十月七日,曾宪会突然晕倒,送合川人民医院抢救。大儿子从广东回来后,大吵大嚷,说不再管老人了,给了一万余元,三天就走了。曾宪会住院十四天,当地610直接参与了医院对曾宪会的治疗中加害。护士尹某在曾宪会的尾椎骨处打了一针(不明药物),使病情加重,医院抢救两天无效,通知家属将病人接回家。曾宪会骨瘦如柴,打针处烂了很大一个洞,骨头都露了出来,在痛苦中含冤离世。


附相关单位及责任人:

重庆市合川区公安分局:地址:重庆市合川区营盘街99 号,
邮编401520 局长:张克孝023-42875158 副局长:陈正洪、兰奇风
国保大队:大队长徐林(或徐明)、国保警察杨成利
合川区政府610 办公室:陈德兴、何阳
合川区五尊洗脑班付正华、黄京 18183135897
合川区“610”头目 肖长印、黄京、张红睿、赵高兵
云门镇派出所警察刘禄建、唐胜兵、姚老幺
重庆市合川区区政府 邮编:401520 地址:重庆市合川区南津街西尔安大道222号
合川区代理区长:李应兰
副区长:陈刚 陈晈 张勇军 黄茂军(兼区常委)
区委书记:梁斌
副书记:王志飞
区委常委、合川政法委书记:梁亚荣
副书记:刘学普
合川区信访办主任:陈强
副主任:陈刚
合川区政府邪教办公室:陈德兴 何阳
重庆市合川区公安局 邮编401520 地址:重庆市合川区营盘街99号
合川区公安局 局长 张克孝 42875158 hclurongfeng@163.com
公安局局长:陈正洪
国保大队警察:杨成利(负责迫害)
合川区教育委员会 邮编 401520 地址:重庆市合川区合阳城社稷坛96号

重庆市政法委书记刘学普
市政法委副书记 袁勤华、袁光灿
重庆市“610”主任:王伟(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
重庆市“610”副主任:高重秋 13320229062
重庆国保总队队长、重庆610头目蔺琼生
重庆国保总队副队长、重庆610副头目冯华
重庆市“610”处长:王业林 13808354291(主管洗脑班)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