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晋中、女子、新康监狱隐藏的罪恶

Print

【圆明网】引言:我们必须选择立场。中立只会帮助压迫者,沉默只会鼓励施暴者。一旦某地的人们因种族、信仰或政见受到迫害时,那个地方必须成为宇宙的中心。——犹太裔作家、纳粹集中营生还者埃利·维瑟尔

维瑟尔在一九八六年接受诺贝尔和平奖时表达了上述观点。他一再提醒世人:面对超越人类道德底线的迫害,不要沉默以对。

惊闻: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九日、十三日报道:运城闻喜县法轮功学员李成龙,最近被晋中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因医院拒收而送回老家。

据知情人透露:中共警察等人员怕迫害实情披露出去,将李成龙送回家后,逐个到村里曾学过法轮大法的人家里恐吓,不准将李成龙的情况说出去;而且在他家门前专门按了一个监控,监视进出他家的人员。

李成龙二零零八年四月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警察到他家非法抄家,只因家中有法轮大法书,警察就绑架了李成龙的妻子王春兰,劳教一年。王春兰在劳教所受到非人迫害,出劳教所后不久就含冤离世。一双儿女失去了母亲,又多年没有父亲的消息,突然得见时父亲却已被监狱残害得生命垂危。

【明慧网】同年二月七日报道:运城临猗县北景乡北马村六十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王士敏,在晋中监狱十六分监区被迫害致奄奄一息,送往山西新康医院(也叫109医院),到现在没有消息。王士敏在这之前身体很好。

【明慧网】同年三月二十九日报道;76岁太原法轮功修炼者李锡福刚刚被送到在晋中监狱一个月就被打两次:一次三名狱警殴打了李锡福,其中有一王姓警察。

─*──◇*──*──◇──*──◇──

高高的围墙电网,阴森沉重的铁门铁窗,荷枪实弹的守卫——监狱,一个苦难黑暗的地方,一个“罪恶云集”的地方!

在媒体中,中国的监狱往往被美化成一座温馨的花园,监室宽敞明亮,饭菜丰富美味,狱警和蔼可亲,对犯人关怀备至,嘘寒问暖。犯人们简直是进了天堂,从这里走向崭新的人生。

当然这些弱智的谎言谁都能一眼看穿,但在高墙背后的真相到底是又怎样的呢?

二战时的法西斯罪恶滔天,残杀数百万犹太人的秘密集中营,是人类极大的罪恶和教训。但不幸的是,今天,一股比德国法西斯还邪恶的势力在东方中国再现。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利用中共法西斯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灭绝运动。中共江氏犯罪集团一方面在国际和国内树立自己“人权法制”的形象,一方面背地里在监狱等隐蔽场所虐杀迫害民众。中共的监狱可分为不挂牌的非法黑监狱,如遍布各地的洗脑班、精神病院;挂牌的监狱如看守所、拘留所;劳教所、戒毒所;各地公开的正式监狱。

在各个监狱集中营,中共法西斯使用“毒打、刑具、体罚、灌食、电击、超负荷劳役、虐待、性摧残、牢中牢、精神药物/毒药”等十多类一百多种酷刑摧残法轮功学员,在实施酷刑虐杀民众方面,德国法西斯比起中共是小巫见大巫。

山西省晋中监狱(祁县)、山西女子监狱(榆次)、新康监狱(山西省109医院)作为山西省执行江泽民流氓集团及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政策的“执行机构”,十八年来干尽执法枉法、泯灭人性的罪恶勾当,将无数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佛法修炼人迫害致死、致残。监狱这架罪恶的机构同时绑架了监狱警察、狱医,使他们陷入罪恶深渊,沦为中共江泽民迫害正信执法枉法的替罪羊。

曝光这些罪行,使罪恶昭示天下,制止犯罪,是挽救那些正在行恶、迫害法轮功的狱警、狱医及公检法司人员,使他们认清江泽民及中共的罪恶嘴脸,弃恶从善;使不明法轮功真相的百姓知道发生在身边的罪恶,认清因迫害法轮佛法,而给善良生命带来的灭顶之灾。从而抛弃中共,选择正义善良,在上天随时会发生淘汰中共的大劫难中,留下自己宝贵的生命,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

一、十八年对法轮功的迫害,完全是非法的

1.在中国,没有任何有司法管辖权的部门通过任何法定程序,认定法轮功是所谓“×教”(注: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法律界十分清楚,给任何某一组织或个人定罪,必须要通过司法程序依法判定,如确定或取缔某非法组织,应由有管辖权的执法部门进行调查、取证,举行听证会,保障相对人和组织的陈述权,辩论权。但是,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法轮功开始直到现在,没有任何一个法律、任何一个执法单位通过任何司法程序来确认“法轮功是×教”

2.“两高”《内部通知》——不是法律,不能作为定罪量刑依据,同时它本身严重越权、犯罪。

“两高”的“内部通知”,本身没有任何司法效力,未经任何合法司法程序,越权将数千万人的遵纪守法的修炼群体认定为“×教”,进而以刑法“第三百条”治罪,其无法无天与严重后果,是十八年来“两高”与全国司法系统的重罪。令人忧心的是,包括司法界在内的很多人,至今误以为中国法律定了法轮功为×教组织,其实并没有这么回事。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大陆主流媒体纷纷刊登《中国已明确认定呼喊派等14个邪教组织》,文中列举的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明确的7个邪教组织,以及公安部认定和明确的7个邪教组织。这14个官方认定的邪教组织中,并没有中共已经持续迫害了18年的法轮功。迄今为止中国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认定法轮功是×教。

如上所述,法轮功教人向善,不是×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以《刑法》“第三百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罪”),来给法轮功学员定罪,属故意错用法律,枉法裁判,是司法系统十八年来最严重的司法犯罪。

二、十六位法轮功学员在山西新康监狱、晋中监狱、山西女子监狱被虐杀

下面这些触目惊心的案例,就发生在我们身边:

(一)新康监狱(也叫山西省109医院)涉嫌迫害死多名法轮功学员

新康监狱(位于太原)作为监狱医院,理应救死扶伤,但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送至该监狱的,要么被消极治疗,要么涉嫌被施用不明药物。被迫害致死后,该监狱通知家属去签字,却不让家属看遗体,不让看病历,健康的人不明不白致死,甚至涉嫌活摘器官。

(1)入狱仅三十八天就失去生命:赵存贵,六十二岁,太原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到祁县晋中监狱十五监区迫害,至八月一日,家属接到晋中监狱通知称在晋中监狱“突发疾病”,在山西省109医院(新康监狱)死亡。家属只被允许看遗体一次。医院不让查看病历,说是没有病历。直到四天后出示一份打印的病历,与录像不符,有补写伪造嫌疑。

赵存贵

医院领导到医护人员从始至终没人主动向家属交代病情治疗及死亡情况。对于家属质询,祁县晋中监狱也是一推再推,不正面面对。

王继贵

(2)王继贵,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老中医,有口皆碑的大夫。于二零一四年八月四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山西晋中监狱受迫害,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日在新康监狱(山西109医院)去世。家属要求查看并复印病历,但遭到狱警无理的拒绝。

史宝琪

(3)史宝琪,男,四十岁,家住太原市西山矿务局宿舍。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太原市万柏林区西铭派出所不法警察张起福等人酷刑逼供,身上裹上厚书报(以不留外伤掩人耳目),施以毒打,十一月三十日左右,据恶人称因“肺结核”、“胸膜炎”,把史宝琪送新康监狱(109医院),在输完不明药液后不久,史宝琪突然大汗淋漓,不明不白含冤惨死。

父母赶到医院太平间,见史宝琪遗体未穿衣服,仅裹着一条肮脏的破被子,冤屈凄凉。医生是李雅琴、主治医师刘××(女)。死亡证明书只标注“猝死”。医院医德沦丧,草菅人命,不向家属澄清死因实情。

(4)“我们无法想象他(丁立红)在山西又一次经受了怎样的酷刑折磨及残酷迫害,但我知道,他昨天还是活生生的一个健康的人,今天却变成了一盒骨灰;公婆失去了仅有的儿子,年仅10岁的儿子失去了亲爱的父亲,我失去了丈夫,我们感到天塌了一样,陷入万分悲痛之中,所有了解丁立红的人也都非常痛心。”

——这是丁立红的妻子葛彦文的血泪控诉。没有人告诉她丁立红发生了什么事、经历了什么,没有人告诉她这一切该由谁负责。丁立红去世对妻子葛彦文是晴天霹雳,她在二零一五年六月七日向最高检和最高法控告江泽民发起迫害法轮功,将她的丈夫立红迫害致死。

丁立红

丁立红,男,三十六岁,石家庄铁路机务段火车司机。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初在山西省榆次被山西公安绑架并秘密关押,后被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分局恶警酷刑逼供,绝食绝水抗议十五天,被太原市看守所绑到死人床(四肢成“大”字型分开长期绑缚在一张木板床上)强行灌食输液,寒冬穿单衣在风场受冻,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中旬被迫害致死于太原新康监狱(109医院)。一个多月后丁立红的父母被通知到山西认领遗体,警察及109医院不向家属出示死亡原因。随后强制就地在山西火化。邪恶之徒对丁的父母恐吓、欺骗兼施,并施加巨大压力,使痛失爱子的两位老人雪上加霜。甚至不得不对外说丁立红是“自然死亡”。

(5)冯培志,女,六十岁,山西省长治人,被警察绑架至看守所,到看守所后冯培志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五月被法院冤判送到山西女子监狱迫害,六月份又送到109医院,在医院被迫害致死。

因抗议非人迫害而绝食的冯培志、丁立红,送至109医院后失去生命,原因待查。109医院涉嫌消极治疗,与看守所、监狱共同犯罪,造成含冤命案屡屡出现。

(二)还有其他十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虐杀于晋中监狱、山西女子监狱、山西新康监狱

中共的逻辑:依“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有罪。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就进行酷刑“转化”:谎言洗脑、围攻毒打、残酷体罚、高压电棍电击、长时间不让人睡觉、超强度奴役劳动等,专门用阴毒残暴的杀人、抢劫犯来看管虐待法轮功学员,许多法轮功学员承受了世人难以想象的苦难,被折磨致伤、致残,甚至付出了宝贵的生命。

杀人偿命,天理昭昭!善恶是非在执法之地被颠覆了!法律不过是一纸空文!穿着制服的警察与穿着囚服的罪犯一起滥施酷刑,杀人害命。

(6)刘志斌,山西省灵丘县武灵镇西关村农民,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被晋中监狱八分监区大队长高文俊指派狱警缪瑞刚、韩晓亮施暴,这几个狱警指使重刑犯用警棍、手铐、木棍轮番毒打,犯人舒德庆还用开水从头浇,暴虐二、三个小时,将刘志斌虐杀。当天晚上雷电交加,天地悲愤。

刘志斌

刘志斌的妻子王秀平接到噩耗犹如晴天霹雳,急匆匆带着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赶到监狱。她后来在起诉元凶江泽民的诉状中写到当时情景:

“监狱的太平房脏乱狭小,丈夫刘志斌冤屈的躺在那里,全身青一块紫一块,耳鼻眼嘴血斑斑,手腕处被手铐勒的深见骨头,惊恐的双目圆睁,真是死不瞑目,惨不忍睹,当时我扑上去抱住丈夫的遗体嚎啕大哭……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稍有清醒,质问在场的狱警是怎么回事,他们个个低头无言以对”。

其后狱方指使杀人犯做伪证,谎称心脏病猝死,未征得家人同意,就私自将遗体匆匆火化,毁灭杀人证据。杀人凶手没受到任何处理反而评为积极分子提前释放。

栾福生

(7)栾福生,被晋中监狱集训队非法关在“狱中狱”——“严管号”四年。狱警张峰指使犯人对他长期体罚面壁、暴打、饥饿、威胁、强制洗脑等。号内放有便桶,坐个小板凳,不让活动,不让买食品,喝的开水有时被恶犯兑一半凉水,给的食物刚能维持生存。原本健康的栾福生被摧残得骨瘦如柴、出现严重的糖尿病、高血压、胸膜炎等病症,生命垂危。109医院三次下病危通知,晋中监狱拒不放人。直到只剩最后一口气才送回家。十九天后,栾福生在家人的悲愤和痛苦中含冤离世。

(8)卢爻穴,山西襄汾县襄陵镇中和庄农民。二零零七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后送入晋中监狱。严酷的迫害环境导致健康恶化,狱方多次勒索家属出钱看病。装样子送到医院(新康监狱)后,两天吃不到饭,喝不到水。而且病情越来越严重。于二零一零年一月九日不幸去世。

张晋生

(9)张晋生,太原万柏林质监局公务员。在被晋中监狱关押迫害四年之后,严酷迫害环境导致健康恶化,出现严重胃癌,不允许保外就医,直至命危被从新康监狱(109医院)送回家中。半个月后,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八日晚21点25分含冤离世。时年六十二岁。

康治国

(10)爽朗的笑容,悲伤的故事:康治国,太原官地矿职工,在被晋中监狱关押期间,指导员狱警赵卫忠对犯人打手承诺:“只要能叫康治国‘转化’(放弃信仰),你们的减刑想怎么减就怎么减,使用什么手段都不过。”恶犯拳打脚踢,用木棒殴打,把康毒打的口吐鲜血、倒地不起。经历多次轮番酷刑暴打后,二零零五年五月中旬死亡。年仅四十五岁。

监狱还对狱警赵卫忠,孔祥晶的迫害行为大大嘉奖。打人凶手犯人段帅、侯森彪、王敬东、胡文学这四人由于迫害有功每人减两年徒刑,恶徒侯森彪遭恶报,在康治国死后不久被查出肝炎。

(11)曹双梅(女),五十二岁,山西灵石县农民。被关押在山西省女子监狱二队,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晚上9点多封号时,曹双梅告诉大家“法轮大法好”,二中队教导员雷润香当着中队所有的犯人用电棍长时间点击电曹双梅,处罚二中队所有人罚站。三月春寒,曹双梅在地板躺了一晚上,被抬回监舍时身上都是凉的。雷润香又将曹双梅关在封闭的禁闭室,指使犯人长期摧残、不让睡觉、疯狂殴打,曹双梅被折磨的骨瘦如柴,艰难的扶着墙才能走路。更多的非人迫害我们不得而知……曹双梅于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九日上午九时许被迫害致死。

监狱方为掩盖犯罪事实,骗曹双梅家属是心脏病突发而死。恶警凶手雷润香对前来探监的法轮功学员家属信誓旦旦:“我们这里从不打人。”

陆海星

(12)陆海星,山西侯马市的省建一公司科研所电气土木工程师,在被晋中监狱迫害一年多时间后,身体突发异常,于二零一二年一月十日凌晨三点多停止呼吸,年仅四十五岁。陆海星生前遭到二十四小时包夹、辱骂、罚站、殴打、剥夺睡眠、戴镣铐、关入禁闭室“坐板”、奴役劳动等残酷迫害。陆海星生前身体非常健康,是当地的技术权威。同事对他的死非常悲痛,都说太可惜了,身体那么好的人入狱一年去世,真不可想象。

(13)郭菊庭,山西汾西县桑原乡农民。在晋中监狱受残酷迫害三年,导致精神失常。告诉他妹妹他什么酷刑都受了,他不行了,二零零六年春含冤去世。

(14)六天殒命:郭小文(山西省长治市襄垣县农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被送到晋中监狱仅六天,就被狱警卫东指使监狱犯人毒打致死,年仅四十岁。

郭小文刚被关进晋中监狱集训队(十五分监区),因为拒穿囚服,郭小文被吊在监区大门上,被几个犯人组长在恶警指使下毒打,其中四组组长犯人李华阳下手最重,其次是一组组长犯人李峰智,还有一个绰号叫“洋灰”(太原黑社会)、山东姓崔的(黑社会)、交城的李东林等。这些包夹犯在楼道里用警棍、胶棒暴打,又铐上手铐。郭小文喊“法轮大法好”,被打了不到一小时,当时人已经奄奄一息,是被人抬走的,又被关入禁闭室,没出禁闭室,六天即被残害致死。事后监狱谎称法轮功学员绝食而死,行凶者逍遥法外,犯人李华阳还报了减刑。

家属看到郭小文遗体,头上有两片红印,家属要掀开衣服看,恶警不许。恶警不让拍照,并把手机收走。郭小文上有七十多岁的父母,下有十岁的孩子,遭此大冤,家人痛不欲生。

韩海明

(15)韩海明,山西文水县六十七岁的农民。二零一四年四月四日,被晋中监狱狱警任丹瑞纵容指使包夹犯林怀星长时间暴打,用拳头猛击头部一个多小时,致颅内出血,韩海明被打后,浑身发抖,大汗淋漓,呕吐不止,昏迷不醒,还被戴着手铐脚镣送医院“救治”。四月八日零点左右含冤离世。当晚,当地发生小地震。

(16)姓名待查的一名遇害法轮功学员。据悉,二零一一年一天晚上晋中监狱犯人都睡觉后,在十五分监区九组,一名法轮功学员被九组组长犯人魏利兵用马扎毒打致死,当时叫喊声各监号都能听见,帮凶是姓乔的一个犯人,人死后被送到109医院,内脏已经发黑,事后未对行凶者作任何处理。这件事未见报道过。

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在残酷的折磨中悲惨离世,撒手人寰,留下痛不欲生的妻儿老小。而这一起命案是涉事狱警、狱医及参与犯人无法推卸的罪责!

(三)监狱其它严重迫害案例

(1)酷刑“转化”

晋中监狱“行刑转化小组”:卢耀中(组长,)、张卫东、刘金生、李志刚、韩小明等九人。狱警问法轮功学员张健(46岁,长治襄垣人)写不写“转化”书。张健说:“不写,要写我就写保证修炼法轮大法。”狱警说:“你不转化,就对你行刑强迫转化。”于是狱警们不再和张健说一句话,开始一味连续四天毒打,每天早上六点半,直到晚上两、三点钟。恶警们把张健吊起来,用电警棍、胶皮棍轮番毒打张健。并将电棍伸到张健的嘴里、小便头上折磨。张健多次被毒打致昏迷,两根肋骨被打断,恶警把警棍都打断了还不罢手。但张健始终没写一个字。

(2)针扎指甲缝,火烧手指

晋中监狱三监区教导员郭跃平,多次指使犯人折磨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初,指使犯人打手对法轮功学员韩来清毒打、罚站。一次,双手背铐、头按在地上,残忍地用针往指甲缝里扎,火烧手指。

酷刑演示图:十指插针

(3)精神失常

二零一二年七月中旬,山西女子监狱二队指导员王富英,折磨太原法轮功学员李宏,抽打、罚站、超长时间固定坐小凳、关小号、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限制大小便,种种酷刑,致使李宏精神失常。

(4)双眼致残,几近失明

王志刚,太原理工大毕业,经营书店,一九九八年南方大洪水,与母亲捐款一万五千元,是当时太原市个人捐款最高额,《太原晚报》曾有报道。……

在晋中监狱,狱警郭跃平指使包夹犯于涛、权永军、宁新纯多次殴打,王志刚双眼被打成“玻璃体积血”,左眼看不见东西,右眼模糊不清,几乎失明。

王志刚在起诉江泽民的诉状中写到: “找东西,我也是靠摸”“我从小学习成绩优秀” “而现在,人生事业尽毁!眼睛受伤后到现在经历过多次的剧痛,有时持续的疼痛,没有间隙,疼痛得在地上翻滚,彻夜难眠……”

(5)双腿残疾

恶警张峰、孔祥晶先后迫害过法轮功学员袁金明,袁金明回家后腿已成终身残废,生计无着。

(6)冰冻,吊铐

郭云芝,五十多岁,她一到女子监狱就直接被关进小号房。雷润香指使“包夹犯”不停的残酷折磨和毒打她。三九寒冬,把她上衣扒下,只剩下一个背心,不让穿鞋,光脚站在瓷砖地上,用冷水从头浇下,并且专门狠命的踢她的阴部,白天黑夜不让睡觉。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更毒辣的是,恶徒们把郭云芝的双手和双脚分别捆在铁床的四个角上,平躺吊着数日,不给吃饭喝水。长时间捆吊,使她手腕、脚腕被绳子勒下很深的条条血印,肉往外翻,淌着血。由于环境恶劣,伤口无法愈合,又感染发炎,……至今她的双手、双脚腕上仍留有厚厚疤痕。郭云芝被强迫灌药时,还被撬掉两颗门牙。

雷润香曾因在山西女子监狱以所谓的“转化达到百分之百”而上过报纸,由此可知她有多么邪恶。

前述例子只是监狱罪恶的冰山一角,类似罪行还有很多……

(四)恶人恶语

(1)“严管号”致人死命

张峰:首恶之一,曾任晋中监狱集训队指导员,是该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九九年以来,集训队一切迫害由张峰实施:强制洗脑,严厉看管,野蛮殴打,绝大多数狱中法轮功学员都受过其迫害。被山西监狱局授予所谓“转化能手”、因追随邪党积极迫害法轮功被记“二等功”。可见其恶行。后调至七监区等处,继续迫害。

“我敢拿无期徒刑开玩笑吗?每次行动都是干部指使打的。”——集训队包夹犯头子刘尚森的自白。“集训队的劳改任务就是迫害法轮功。”——集训队包夹犯包夹组长姚宏武这样说

二零零一年。山西省监狱管理局的副局长周培彬来到晋中监狱,见到法轮功学员都不转化,他对着学员大声吼道:“即使打了你们也是讲得过去的!”就他这一句公然违法的话,晋中监狱对各中队的大法学员就开始了公然殴打,手段更加残忍。

二零零一年下半年,十三队前院开减刑会,后院严管组暴徒每人手提棍棒,一个一个监室殴打法轮功学员,惨不忍睹。

邪不压正

法轮功学员张岩冰(长治人),面对殴打坚持炼功。暴徒把很粗的木棍都打断了几根。他正气凛然,面对暴徒说:“我是法轮功学员,不让我吃喝可以,不让我炼功妄想,只要不打死我我就要炼!”(张岩冰,一家五口人,四人因修炼法轮功被抓。姐姐、妹妹被劳教,母亲被判刑四年)

冯志宏(长子县人),坚定信仰不转化,多次被恶警指使刘尚森等一伙暴徒轮番长时间毒打,场面惨不忍睹,棍棒打断一根又一根,把冯志宏身上打得找不到一点好地方。在这毫无人性毒打下,冯志宏未喊一声。

在这所谓“文明中队”里,暴徒刘尚森一伙野蛮迫害法轮功学员而在本监狱记大功表扬,有的减了刑。

(2)“打法轮功要到没人的地方打,千万不要留证据。”

——这是二监区狱警任丹瑞、李崇信的“马前卒”任利民(犯人打手),给包夹犯的面授机宜。

集训队和二监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残酷最邪恶的地方。2008年奥运前,李崇信召集包夹,叫嚣:“监狱要求对法轮功学员“转化”率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我们和监狱签了合同。你们不管采用什么手段,务必完成“转化”任务,否则别想减刑。”在李崇信直接指使下,二监区开始对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迫害。年底,二监区被晋中监狱评为“转化”“先进单位”,罪犯薛生跃、杨庆忠被评为搞“转化”的所谓“积极分子”。

(五)险恶阴毒的药物摧残。

女子监狱一监区指导员梁贵莲唆使监舍犯人每天偷偷给法轮功学员王素荣饭菜里放不明药物,导致王素荣精神失常,疯疯癫癫。

女子监狱监狱长李天俊亲自对法轮功学员凤林训话,诱劝,后来叫来女警强迫凤林吃下一种药片。凤林在多次半昏迷中,写下了二十多份“悔过书”。监狱后来将“悔过书”张贴出来,“教育”别人,帮助洗脑。据她家属说,凤林在写了“悔过书”之后,后悔不及,开始每天用筷子磨尖了,扎自己身体,弄得鲜血淋漓。出狱之后,凤林精神失常,连家人都不认识了。

三、法轮大法是正法,迫害谎言被揭穿

法轮大法 弘传世界

如今法轮功已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世界人民的爱戴和尊敬。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大法对人类身心健康做出的杰出贡献,获各国政府褒奖、支持议案、信函3000多项。法轮功书籍被译成30多种语言,在全球出版发行,并可在网上免费下载。

法轮大法 弘传世界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五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台湾台北中正广场,排出立体莲花图形,映衬宝蓝的“真善忍”三个大字。台湾法轮功学员自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六年,每年都在台湾举行排字活动,规模盛大,令人震撼。

剖析天安门“自焚”的种种破绽

二零零一年除夕,中共江泽民及其帮凶们煞费苦心地在天安门炮制的“自焚”闹剧,用来栽赃法轮功。但在央视播放的录像中,破绽非常明显,成了今天中国大陆民众茶余饭后的笑柄。

塑料雪碧瓶烧不破?

“自焚”者之一的王进东,是第一个点火的,电视画面中的他浑身烧得黑炭似的,可是他两腿间用来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却完好无损。

有人专门做个实验,塑料雪碧瓶装上汽油,点燃后,5秒钟瓶子开始变软,7秒钟收缩变形,10秒钟缩成一小疙瘩并燃烧。可王进东两腿间的塑料雪碧瓶不但完好无损,连颜色都未变,绿莹莹的,煞是醒目。这怎么解释?

此外,最易燃烧的头发竟也还完整;真正灭火毯极沉重,王进东身后的警察不可能“单手轻轻拎着”。分明就是在拍戏。

四、善恶有报是天理,佛法无边不可欺

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慈悲的,他普度所有尚存良知善念的世人。大法又是威严的,对于良知泯灭,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干扰和破坏大法救度世人的恶人,也一定会严加惩处,以警示世人。以下是部份恶报事例:

金银焕(女),山西省委副书记(分管政法,迫害法轮功,有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失去生命)。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一日,金银焕赴山西忻州调研返回太原途中,在大运高速公路车祸死亡,时年五十六岁。

山西省 610正、副头目落马被抓。山西省政法委书记金道铭、副省长杜善学,分别是山西省 610正、副头目,积极迫害法轮功,二零一四年落马。二零一六年,金道铭、杜善学都被判处无期徒刑。

山西省司法厅长王水成,对监狱中的迫害负有领导责任,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其儿子车祸身亡;

晋中监狱,对法轮功学员韩海明死亡负有主要责任的狱警任丹瑞,数月后其女儿不幸被汽车撞死;

这不得不让人思考“父母不干好事,给子女造孽”的古训。

晋中监狱,卢耀中,教育科副科长,卖力迫害法轮功,遭报急病暴亡。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七日21时,上班时突发脑溢血,28小时后死亡,时年41岁。

太原市万柏林区大虎峪派出所所长赵志勇,多次绑架殴打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调到万柏林分局当刑警大队长,副科级,不久得恶报,先是平地上走路跌倒,一只胳膊摔断,后突发脑出血死亡。留下了十六岁的女儿,死时四十多岁。

太原市看守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因为做恶多端,看守所狱警恶报不断:所长梁万华、政委吴振东,于二零零六年双双得癌症死亡;还有一个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四十多岁的科长,得了脑瘤。

山西省汾西县公安局长郭文英,指使恶警多次绑架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郭文英车祸身亡,其状极惨。

运城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崔志衡,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带着上报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单去太原,回来时崔志衡出车祸死亡,当要提原政保科副科长为正职时,他拒绝了。

马保山,临汾市政法委书记、610负责人。残酷迫害法轮功,临汾法轮功弟子被非法判刑、劳教、关押,都是他操控的,二零零三年五月遭恶报,暴病死亡,年仅四十多岁;

大同市第二看守所正副所长马迎珍、张志勇,双双暴亡。

平定县法院于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九日,对经历九年冤狱的法轮功学员王巧兰再次非法判刑四年。平定县检察院人员竟说:“只要是还信法轮功,只要是因修炼法轮功被关押过,就得判刑。”同年,对平定县迫害法轮功负有领导责任的平定县委书记王银旺、政法委书记杨艳红落马被抓,表面是因贪腐,实则是报应。

【时事评论】 谁能改变因果律?

明慧网记载了大量中共党、政、司法人员因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而遭恶报的实例,上至中共政治局常委,下至乡、镇、村基层人员和不明真相的民众,层层都有。他们中有的遭横祸毙命,有的离奇猝死,有的暴病身亡,有的入狱,有的自杀,有的患大病,还有的殃及家人……

据统计,遭恶报的地区人数分布与该地区迫害法轮功的程度成惊人正比。据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逾万案例分布在大陆23个省,仅辽宁、黑龙江、河北、湖北、吉林、四川、山东7省就有7千人左右。这7个省,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省份。这个数字已经说明,现世现报正在眼前发生。当然,事情还没有结束,报应的事件随时都在发生,后果可想而知。

一名北京警察的小头头,在回乡探亲时,对当地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说出了心里话。他说:“现在北京对法轮功管得还是挺严的,但是我们明显地感觉得到,干一次(迫害法轮功修炼人)报应一次,我们做警察的也觉得后怕,也不想干,可是又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如何解脱。”

他还说:“前一阵,我的一个上司得了一场大病住院了,他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出院后就辞职了。平时我很佩服他,因此我也不想干了,可是不干这个了,我还会干点啥呢?心里很苦闷,这一次说是回家探亲,其实也是想回避那里的环境,好好考虑考虑这些事。”

面对因果报应的严酷现实,许多良心未泯的迫害者已经开始醒悟了。但是,痴迷不悟的人仍然大有人在。有的狂妄地叫嚣:我就是不怕因果报应!因果报应是客观规律,不会因为你不怕就不起作用。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人呐,还是老老实实回到人的本性上来,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逐步使自己同化到“善”的天道上来,才会有美好的未来,才会无后顾之忧。(节选自明慧网)

五、前车之鉴

文化大革命过后,那些迫害好人的公检法人员,有八百多人拉到云南秘密枪决。这段历史距今并不遥远,希望三监狱人员及太原市所有公检法人员可别步入他们的后尘。共产邪党的政策是卸磨杀驴。历史就是一面镜子,别被中共当枪使!其实,把枪口抬高一厘米,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善待自己。

为了自己与家人的平安与幸福,各位公检法司人员,立即放下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屠刀,各位法官检察官,应撤销冤案,立即无条件释放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若一意孤行,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真的不想看到你们因为不明真相,而使自己或家人在未来遭受无法挽回的损失!

六、相关责任人

(一)山西省109医院(山西省新康监狱)

医院党委书记:刘筱凌;院长:赵玉龙;医院政委:刘克忠;行政副院长:梁广军;业务副院长:胡平;纪检书记:宋惠玲;新康监狱监狱长:彭志新

(二)山西省晋中监狱

党委书记、监狱长:冯金生;副监狱长:张红卫;纪委书记:仇逢春。 【原任】 监狱长:杨惠荣;政委;监狱长:王岳祥;副监狱长:曾宪锋 王恩汉 阴起龙 聂跃生 梁海军

(三)山西省女子监狱

党委书记、监狱长:张金旺;党委委员、副监狱长:王宇红;纪检书记:李明富

【原任】 监狱长:李天俊;副监狱长:薛月仙;教育科科长:白燕丽

教育科科长:吴海燕;二监区教导员:雷润香;九监区教导员:卫宇;十监区教导员:焦慧卿;曾任二监区教导员:王富英

七、真正的恶首——中共

以上的迫害绝不是个案,类似的情况在中国大陆各地一直上演着。这是一场中共体制内自上而下的,有系统有计划的大规模迫害。这无法无天颠倒黑白的恶行也充分暴露了中共的虚伪和残暴。面对善恶站在哪一边,也就成了每一个中国人必须做出的选择。

中共是一个没有底线的犯罪集团。它当年在发生大饥荒的时候,不但不予救济,反而派出军队封锁道路,禁止百姓逃荒要饭,致使3000万人活活饿死;在天安门发生民主运动的时候可以用坦克、开花弹来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在镇压法轮功的时候,可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利,对于这个党来说,残忍嗜血、天良丧尽,从隐瞒萨斯病(“非典”)到隐瞒四川大地震,民众的死活从来就不是中共考虑的问题。任何苦难都无法唤醒这个本来就没有良知的中共邪党。

二零零二年,贵州平塘发现了一块藏字奇石,上有六个清晰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经考察是纯天然形成的,当然大陆媒体报道时都不得不隐去了最后一个“亡” 字。这块藏字石是在说明上天的安排、冥冥中的定数,这也是中共干尽了种种恶事,贪腐无比,导致天怒人怨的报应。

而中共是一个由其众多成员构成的组织,那么当中共灭亡时也必定牵连到其成员,就如同一个人死了,其肉身上的细胞都将跟着死去一样;而且其党团队员加入时还都发过为中共献身的毒誓,人的誓言也是会应验的。所有没有退出中共组织的人们,在中共灭亡时就真的面临着成为牺牲品和中共一起遭灾逢难的悲剧命运。因此赶快退出中共才是唯一的出路。当你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时,你的“毒誓”就会抹去,就不会在“天灭中共”时随它一块遭殃。而声明也不需要去中共的组织,只需有在海外网站“大纪元”声明即可,用小名化名都可以。

您可能说“我思想中早退了,我也早就不交党费了”。但那是不算数的。您知道吗?您加入党团队时,在血(红)旗面前发了把生命献给恶党的毒誓,就是把生命交给它了,就被打上“兽记”,就是恶党的一员,您不声明退出,就抹不掉“兽记”,恶党解体时您就会受到牵连。

也许有人说:早就超龄自动退队或者退团了,不必走形式了。但这种所谓的自动退队、退团的形式那是人世间的中共组织形式认可的,不是神认可的。所以凡是曾经入过党团队等组织的人都要主动声明退出来,有行为的表示才能除掉这么大的毒誓,才能在天灭中共的时候保性命、保平安!

※退党退团退队(三退)方法

可使用真名、化名、小名

* 找周围的法轮功学员,让他们帮忙办理

* 用海外邮箱发表声明tuidang@epochtimes.com

* 用破网软件登录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 退党电话:001-416-361-9895或001-888-892-8757

* 可先将声明张贴在适当的公共场所,以后再上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