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挖“名”之根源的体会

Print

【圆明网】近来“病业”的状态又翻了出来,一位同修来看我时说:“我看你‘名’心还没有完全修掉”,接着给我点出来她看到的一些表象。

同修走后我几天来一直在向内找,深挖这个“名”的根源是什么?修炼前基本一直处在常人中当领导的位置上,把这个“名”看的最重。荣誉至高无上,面皮值千金,无论家里外头都是如此。修炼后由于自身的有利条件,又做起了辅导员,于是把这种“名”又潜移默化的带入到大法修炼中来,甚至用常人的那一套工作方法来做洪法工作,留下了许多深刻的教训。

后来由于修炼中摔了跟头,不再做协调工作,离开了当地的修炼环境。(其实“名”是主要原因,自己觉得面子上过不去,想逃避就离开了本地。)出来已经五年多了,现在回去后仍然钻在屋里不出来,同修家也不想去,没有着急事儿很少回老家。最近我静下来向内找,还是一个“名”字在作怪,觉得自己犯了错误,没有脸见同修。记得有一次回老家,协调同修们正在开会,让我谈几句。当时觉得确实应该针对当前存在的问题谈点个人所悟,却故意推脱说我先听一听大家的,实际还是那个“名”在障碍着,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谈什么体悟,实际上还是护这个面皮。事后又后悔,没有从法上考虑,为法负责,该谈就应该谈。为了护面皮而不考虑大法的得失,这不是一个强大的私吗?

我静下心来想,自己为什么长期固守着这个“名”而迟迟不能修掉它呢?前天我突然想到这些人心、执着就像似一颗树一样的东西,它的树梢部份结着许许多多的果子,这些果子就代表着各种人心、执着、观念、习惯等。支撑这些果子的是三个树干,它们为名、利、情。可是它们之间又互相联系着,名中有利和情,利中有名和情,情中有名和利。比如那天和儿子说我要攒钱给儿子换个大点的房子,攒钱是对利的执着,换房子是对儿子情的执着。换了房子,儿子和儿媳会说我好,感激我,自己又得到了名的享受。表面看是一件事,可是名、利、情全在其中了。

再说那颗“树”,是什么在支撑着名、利、情呢?我想到了是“我”,那个一直在固守着,生怕别人触动的“自我”。那个在人世间执着不放的“名、利、情”,全是由我而生,由我而固守不放,由我而执着到死而不离不弃。那么这个“我”又是由哪生来的呢?这时我想到了“私”。是什么产生了“私”,“私”又是从哪里来的呢?这时我的头脑中出现了那颗树的“根”,密密麻麻的埋在地下,我几乎惊呼道:“啊,我找到你了,业力!”这时我明白了师父为什么在《转法轮》中用那么大的篇幅为我们讲到业力,业力大的人就很难修,告诉我们通过修炼将业力转化为德。师父在《洪吟》中又明确告诉我们:“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 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洪吟》)从法中我们知道,我们满身的业力大部份已经由慈悲的师父给消掉了,但我们必须分清有的业力是我们应该通过吃苦去承受的,而有些业力是被旧势力利用来对我们迫害,目的是把我们拽下去,对此就不应该承受,必须全盘否定。

其实,师父早在《佛性无漏》中就告诉了我们:“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 (《法轮大法 精進要旨》- 佛性无漏)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名、利、情”这么根深蒂固,为什么一动念它就会冒出来,为什么做什么事首先想到的就是自我,并不自觉的去保护它,是因为它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这就是人本性的一面。

深挖“名”的根源,使我认识到师父为什么把“名”放在第一位,修去“名”绝非易事,也认识到了为什么自己会长期固守着“名”不放。那天有位同修和我说:“记住,那个人心、执着一露头马上就灭掉它!”现在许多同修都在修一思一念上下功夫了,可我连停留在表面的执着都没有修掉,我看到了自己与同修的差距。师父告诉我们“修得执著无一漏”(《洪吟》〈迷中修〉),可自己还有这么多执著没去,怎么能行呢?

在向内找中的一点体悟,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