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轻松修炼

Print

【圆明网】我于一九九八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刚得法时,带着欢喜心去洪法,很有热情,也注重修心性,后来走入正法修炼,摔的跟头把式的,每次都是师父把我托起,我才清醒,学会真正修炼。
一、放下严重的自我

我从事教育工作多年,一直在第一线教书,好为人师的习惯带到修炼中来,还有家庭生活中从小就爱张罗事,买东西都是我帮家长买,妹妹小时候被小朋友欺负,我就帮着她,这种责任心从小就很强。在我们地区,当年得法的人中,年轻有文化的人很少,我是其中一个,所以就主动承担起责任,自己主动拿录音机组织炼功点,教功、请书、洪法、参加法会,大小事都主动张罗。

个人修炼转入正法修炼后,我们地区没有师父的新经文,都是从外地取,也有同修送来的,我还是经常出面联系传递,当然,有些事情也自然的找到我,让我帮助办,请大法书或者装师父讲法录音,买播放器等,我都无条件的满足同修们的要求。

这种帮助,时间一长,对自我的执着逐渐严重起来,就象领导一样,谁都不能质疑,我说咋样就咋样,同修们都不敢当面对我说出我的不足,在学法小组就和同修发生争执,随意说同修邪悟,给同修带来负面影响,甚至安排学法小组学法时间,学什么内容,得看我的安排。有一次,我自己在家学习师父的一本讲法,觉的有启发,非常好,就到学法小组强迫同修马上就学这个讲法。现在觉的幼稚好笑,当时真的就那样,没觉的是自以为是、执着自我。

师父看我不悟,就让同修来帮我。有一外地同修回来过年,见到我对我说,同修们都对我有意见,我当时受到很大震动,真是棒喝一样,该同修又耐心的跟我交流,我逐步认识到自己的缺点,给当地同修带来的影响和伤害。还有一次,一位同修要搬家了,到外省居住,对我不放心,用慈悲祥和的口气,商量着跟我说了很多,指出我的不足。

第二天,我打开电脑学习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看了半小时,就都明白了,这时,我能认真反思自己了,对自我的执着太严重了,简直太可怕了,我就发正念,决心去掉执着自我的人心,自以为是、好大喜功、高高在上、自命不凡的人心等。后来梦见师父给我清理很多脏东西出去。我逐渐的能心态祥和的跟同修商量事情,交流体会了,不再命令似的和同修说话了,我向被我抢白的同修道歉,他们都原谅我了。

我们地区形成了整体,互相配合,救人效果越来越好,我经常警醒自己,千万不要高高在上,有事和同修商量,同修们都有很多优点。

二、都有师父在管

现在,我能面对同修的各种表现了,以前如果看见有不在法上的同修,就要找他交流一番,说服同修要如何如何才对,有时还拿出师父的法来佐证自己的观点,经常交流的主题就是改变别人,说谁有什么不足,谁学法犯困,谁发正念倒掌,谁的亲情重,谁的利益心重,等等。

后来学法,师父点化,知道这些表现都是正常的,都是人在修炼,有不足是正常的,都有师父在管,都在师父的有序安排中修炼,让我看见同修的不足,也许是让我和同修交流一下,不去执意的改变同修,也许是让我去掉对自我的执着,包容宽容同修。

还有在讲真相中,对自我也要放下。以前同修讲的时候,我听着觉的不如我讲的好,应该这么讲或者应该那么才好,也忘记发正念配合了。还有一次,我和同修到远郊讲真相,给一位割草的农妇讲,当时那位农妇答应退少先队,后来我就按照自己的想法象演讲一样说很多,讲邪党历次运动整人等,觉的很全面,很好,结果这人不退了,很反感我们。我很长时间才悟明白,我太自以为是了,没顾及别人的感受,没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她没文化,没收入,不明白历史、政治,只是想要好好生活罢了。我讲的没有针对她的心结,所以不爱听了。所以讲真相救人,有太多的修炼因素、提高的机会在里边。

后来我再和同修搭档出去讲真相,不管同修怎么讲,我想都是救人,都是能救人的,都是正念加持,发正念,或者有时需要也配合讲几句,无条件配合,是无条件的,不能挑剔同修,都是在摸索经验中救人,没有经验,面对的众生各异,只要我们心在法上,一心救人 ,师父就会给我们智慧,就会出现奇迹。这样的奇迹很多,在这里就不一一详述了。

我现在很轻松了,心不再累了,不再是事无巨细的大包大揽,同修们都走出自己的路了,好多事情都能自己解决,我也不什么都张罗了,都得有修炼成熟的机会,我不能打乱师父给安排的修炼机会。

我现在能放下自己,轻松修炼,加强多学法向内找了,努力去掉看不上同修的心及各种人心,及时发现解体自己思想中的邪党文化思维方式,多看同修们的好处,尽快提高多救人,一切都在师父的有序安排中。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