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大庆市劳动局就业科科长被迫害致死

Print

【圆明网】原大庆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李宝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在没有任何罪证材料、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被关进了大庆市看守所所谓“隔离审查”,七月二十六日被迫害致死,年仅39岁。时至今日十八年了,其家人连找个问话的地方都没有,没人接待,没人答复。

李宝水

据悉,大庆公安局有个警察到齐齐哈尔“办案”,与齐齐哈尔市警察在一起喝酒时,他告诉那个同行说:我们大庆的李宝水,他不是跳楼死的,是我们给推下去的。那警察问其为啥呀?大庆警察说:当时我们朝他要“委任状”(警察听说李宝水的站长是师父亲自任命的,以为有什么委任状之类的东西),他说没有,我们就折磨他。最后我们把他扔楼下去了。

李宝水生前是大庆市劳动局就业科科长、历年来的先进工作者,在家庭中,社会中,亲友中处处是个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政治流氓集团动用了所有的国家机器,诽谤、亵渎大法,煽动仇恨,残酷迫害亿万法轮大法修炼者。一时间红色恐怖笼罩着中原大地,无不令人窒息。仅仅四天,李宝水被迫害致死。

以下是李宝水生前的一些情况: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李宝水和其他四位好友得知广州市人体科研会举办法轮功学习班,他们千里迢迢来到广州,想要参加李洪志师父的法轮功学习班。他们来到了广州体育馆,看到体育场外面还有很多学员没有进入会场,一打听才知道里面已经坐满了六千人,入场券已经没有了。他们找到会务组的同修说明了情况,同修马上跟师父说:大庆油田来了五位同修要求参加班,师父看看座无虚席的会场,只允许进一个人。

得到消息后,这五个人就在外面商量,师父只允许进一个人,看看我们谁进去,其他几个人都同意李宝水进:那就宝水去吧,代表我们大庆进去吧,我们在外面等着。

宝水心情无比的激动,他很珍惜大家让给自己的这次难得的机缘,后进去的人都被安排到台上坐,宝水就在师父的跟前坐下了。十二月二十九日,师父讲完法李宝水代表其他四位同修给师父递上个条子,诚挚的邀请师父能到大庆来讲法。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是师父在国内的最后一次传功讲法班。

在学习班结束时,师父嘱托李宝水希望他们能把大庆的同修带起来。回来后宝水主动担当了大庆市义务辅导站站长。

据宝水身边的学员说,在修炼上他绝不怠慢自己,非常精進。那时候大家都在到处弘法,大批的新学员就像滚雪球似的走进法轮功,宝水是个上班族,加上组织大家炼功,显得特别的忙,基本上是晚上十一点钟才能回家。电话天天都盯着有人打,他那点工资根本就不够用,他家有两套楼房,租出去一套,租金基本都是用来交电话费。从时间和钱财上他付出的很多,但是他谁也不跟谁说,就是默默的做。虽然每天回家很晚,都必须炼完一套静功才能睡觉。

宝水他人文文静静的,脸上皮肤就像婴儿的脸似的,说话声音不高,文质彬彬的,给人的感觉都是可亲可敬的。

从一九九五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前,大庆地区的修炼人数已经达到二万五千人之多,好人好事和修炼的神迹层出不穷,法轮功学员在大庆得到众多民众和政府官员的认可;大庆的修炼群体中高职位高学历的修炼人居全省之最。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的修炼人数已经达到七千万到一亿人。这给居心叵测的小人江泽民之流一个沉重的“打击”,他不认为好人多了对已经权利在握的他有什么好处,反而觉得对他本人和政权有着莫大的威胁,于是在其他政治局常委的极力反对下,一意孤行的选择了对法轮功的无端打压,而且私自成立了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的非法组织610专事迫害机构;一九九九年七月,在全国范围内开始了大面积非法抓捕各地法轮功辅导站负责人的恶行。李宝水当然的成了大庆市公安局的重点迫害对象——被暗中盯梢,监听电话,监视住所,基本失去了人身自由。

七月二十二日,李宝水被劫持到大庆市看守所,对其施行了所谓的“正式隔离审查”。二十四日,李宝水的办公室,家里均被查抄,在非法抄家的同时,李宝水本人也被从看守所押进了大庆市公安局,由治安大队队长褚某亲自带人突击审讯,好似如临大敌一般。

在大队长褚某坐镇指挥下,他们逼迫李宝水交待“问题”。李宝水坦诚地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修炼,千真万确的没有组织,没有名册,对社会完全是公开的。所有炼功者你愿来就来,愿走就走,大道无形,没有一丁点秘密可言。

二十六日上午,“里边”传出话来,说李宝水叫其家人送点水去,中午时分,李宝水的妻子费了相当周折,终于带着饮用水和换洗的衣服进了公安局的大楼,大队长褚某叫放下东西走人,连句话都不让说。

此时的李宝水人已经被折磨得憔悴不堪,几乎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这就是公安警察连续三昼夜“突审”刑讯逼供的结果。这短短的一面竟成了他们夫妻二人最后的无言诀别。

李宝水妻子到家后心绪尚未平静下来,公安局急三火四又叫他妻子快到现场。映入妻子眼帘的李宝水,已经静静地躺在大庆公安局那高楼大厦的冰冷的水泥地面上。

时至今日,李宝水离开亲人已经快十八年了,他家人曾经多次上访要讨还公道,但是中共的所谓“法律”只是一纸空文,有冤无处诉,状告皆无门。家人一直企盼李宝水的天大冤情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