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市李玉兰老太太被迫害含冤离世

Print

【圆明网】大庆市杜尔伯特蒙古自治县(泰康县)法轮功学员李玉兰老太太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送真相台历时被绑架、威胁,二零一七年一月一日含冤离世。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李玉兰在电业家属楼附近送真相台历,被受谎言毒害的世人举报,下午四点半李玉兰去接孙女放学,马百刚带着举报人协两辆警车,尾随到溪莲家园把李玉兰绑架到公安局。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在椅子上

71岁的李玉兰随即被带进审讯室铐在铁椅子上,林家威逼问她资料、台历哪来的,老人说我不会告诉你,指马百刚说我认识你,我们是邻居(与马百刚父亲家是邻居),并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问老人家人的电话,老人说不知道,他们让老人在不炼的保证书上签字,老人拒绝签字,并坚决地告诉他们炼!林家威拍桌子恐吓李玉兰,老人对林家威说我不签,你愿意怎么的就怎么的吧!

李玉兰的儿子闻讯赶来,他们对老人的儿子说,看在邻居的面上你劝你妈签字回家。李玉兰的儿子急了,和老人说“你死心眼啊,签完回家你再炼呗”,无奈下李玉兰违心地在好几张纸上签了字,警察按着老人的手指按的手印。李玉兰问是什么?警察说没什么就是在你家拿的几本书让你证实下。在审讯老人期间,马百刚、卢伟、杨立军还有一个警察去李玉兰老人家楼上搜的家。

原以为没事的李玉兰儿子将老人接回家,第二天便接到马百刚的电话威胁他说:把你妈看好,你妈再出去就抓你全家!

十二月二十九日,李玉兰昏迷被送进医院,委主任王玲早起给李玉兰家人打电话说不能让李玉兰老人出院(家属楼院),家人说:“还什么不出院,人住院了!”即使住院期间,街道委主任两个人还去家骚扰。二零一七年一月一日凌晨李玉兰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人世。

以下是李玉兰老人生前写的起诉江泽民诉状的一段内容:

一九九九年六月份,邻居招呼我去看录像,原来是法轮功学员讲的修炼体会,录像中有军人、老干部、年轻人,他们讲述自己通过修炼法轮功身心变化的亲身经历。我知道这些是真的,因为我小叔媳妇就是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的病全好了,人的性格也变的温柔了。我决定也修炼法轮功。

还没去两次,就不让炼了。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七月未经中共中央政治局讨论独断专行,擅自设立非法组织“六一零办公室”并胁迫所有国家机关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看着一次次被无端绑架、被无理罚款的弟媳,我吓得不敢炼了。二零零九年我得了脑梗,压迫脑神经眼睛睁不开、嘴角抽搐、血压低、类风湿、大骨节、手指伸不开,亏气亏血。医学上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维持。为了治病我天天做物理保健,买保健的水机、管血压的手表、磁床垫、喜来健按摩器、蜂胶、纳豆等保健品,出什么新药,只要说能治病我就花钱买。花了十来万,身体却越来越差,邻居都说“看你走路直打晃,闭着眼睛让人都害怕。”夜间睡觉都发愁,不敢伸腰,不敢翻身,真是都不想活了。

二零一一年过年,我又重新开始修炼法轮功,几个月后,身体恢复健康,走路轻快,干家务也不觉累。我开心得逢人便说“法轮大法好”。

由于来自社会的压力,开始支持我修炼的家人亲属忽然反目。甚至从没打过骂过我一同生活近五十年的老伴,不但破口大骂,大打出手,还威胁我要离婚,平日孝顺的儿女也训我,给我精神造成很大的压力,原来没有自由的炼功环境、没有信仰的自由真的好痛苦。我在想:浪费那十多年真是可惜,如果没有迫害,我不可能中途放弃,那么也就不会后来生病遭那么多罪、花那些冤枉钱;如果不是这样打压,媒体妖魔化的宣传,我的亲人也不会反目,我们这本令人羡慕的和睦家庭也不会闹得这样紧张。这一切罪过始作俑者都是江泽民,所以我要起诉江泽民。我要求将江泽民告上法庭,清算他迫害法轮功的罪恶,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们师父清白!还我们法轮功学员的真正信仰自由与人权。

李玉兰老人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仅仅为了世人了解真相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就这样难!难道竟让她失去生命!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