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好家庭关 坚定修炼

Print

【圆明网】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以前我的身体很差,有胃病、腰疼、肩周炎,尤其是我手上长了东西。我到医院治疗六次,也没有治好,反而是越来越重。那时我才三十五岁,还有一个一岁半的孩子。
这时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和我谈起法轮功能祛病健身,当我把《转法轮》这本宝书看完时,我手上的东西慢慢见好。我想这功法肯定很好,一定要把动作也学会。当我真正学法轮功时,家里的干扰非常大。当我坚定修炼的心时,我的胃、腰、肩周炎、手基本好了,我更加坚定了学法的信心,家里一切也就平静了。

过家庭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非法打压法轮功时,我的心也有过动摇,但一想起一九九九年三月份的一天,我突然看到了无色的法轮在旋转,每个图案都在旋转、正转、反转,真的和老师说的相同。当时我的心非常激动,以后不管别人说什么,我对大法对师父都是坚信的。

可是我的丈夫听信了中共对大法的栽赃陷害的谎言,我一看书就抢,一炼功就和我打,有一次我打坐炼功,他突然把我掀过去,头朝下,这时我听到脖子“咔”的一下,我想这是他帮我消业。可是我起来后,感觉脖子不能动,一动就疼的我掉泪,而且手不能提东西,后颈马上肿了起来。

这时我想到了师父的讲法,我还是坚持炼功,可我丈夫害怕了,要我去医院看,我坚决不去,这样过了三天,脖子基本上不肿了,手也能提东西了,大约半月完全好了。

还有一次,我刚要炼静功盘腿,他气愤的走过来说:“你不是炼功吗?我给你把腿盘上。”他猛的把我的腿往上一扳,只听到“咔”的一声,我感到腿疼的厉害,把腿放下来,不能站地,更不能走路。当时,我想我是炼功人,我要炼功,我有师父保护。我丈夫又一次害怕了,让我去医院,我还是坚定的说不。他就这样看着我慢慢挪动,慢慢活动。到下午我能走动,甚至能骑上自行车。以后我丈夫嘴上说不让我炼功,可心里默许了。

在去争斗心时,我的心波动特别大。我与婆婆长期住在一起,常常为了一点小事斗几句,与丈夫更是如此,甚至大打出手。与婆婆发生矛盾,丈夫总是给婆婆争理,我总是气愤不平,甚至想到离婚。炼法轮大法后,遇到矛盾师父叫我们找自己的不足,向内找,这样婆婆与丈夫对我的看法都改变了。

在利益面前不动心

我是在一九九四年承包了一个小店卖衣服,生意不是很好,碰上刁蛮的顾客就心烦,如顾客不买,我就说几句难听的。如果顾客要退换时,我也不让他那么痛快的退,换也得多拿钱。

我修炼法轮功后,顾客不管怎样试穿、挑选我都不烦,不合适的都给人家退换,换时按合理的价位让顾客满意,生意反而比以前甚至好几倍。

有一天,有个买衣服的女孩,选好衣服付款时,拿三百当二百的给我,因为是新百元她没有捻开,我发现后马上给了她,看到她很感动连说谢谢,我说你不用谢,我是炼法轮功的,这也是我们炼功人必须做到的。不一会儿,又有个买衣服的也是同样如此。今天这事怎么了?我想这不是师父在考验我么?我们决不让师父失望。

有一次我给一个同行发光碟、做三退时,因为我的干事心重,只求三退数量,没有讲清讲明,虽然她退了,可心里有疑虑。过后,我和我丈夫说了,丈夫知道后大吵大骂起来,甚至想起二零零零年我上北京证实法的事,因为那时孩子才五岁,正是腊月(卖衣服的好季节),父亲因病还在输氧,我离开家去北京,他显的十分的不理解,新事旧事让他骂了我三天。最后我说:“不管你怎样,我坚定的学法、炼功、救人,谁也别想动了我的心。”他一愣,气愤的一摔门睡觉去了。

通过这次,我吸取了教训,救人讲三退,必须学法,心一定要正,讲真相,劝三退一定要到位,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早日随师还。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